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浮生六记6

1.初见  2.岁月  3.情窦  4.承担  5.彷徨

6.相依

——余弟阿诚,吾爱之惜之,亦与之生死相依,互为命也。

王天风说过,像我们这样的人,注定孤家寡人,所以他做事狠绝不计后果,像个疯子。

我和那个疯子怎么会一样?我明楼上有长姐掌舵明家,中有阿诚相互扶持,下有明台承欢左右,亲情于我,是信仰,是希望,是归属,却永远不会是负累。我宁愿像王天风说的婆婆妈妈优柔寡断像个娘们,因为我明楼从来不是孤家寡人。

曼春走后,阿诚曾问我是什么感觉。我想了一下,笑着对他说,竟然会觉得心痛。阿诚看着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走过来把我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曼春是我的初恋,当初分开时也曾痛彻心扉,现在她走了,心痛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太久了,我都已经快要忘记这种感觉了。

桂姨走后,阿诚看上去与平日里别无二致,依然进退有度,低调克制,只是不停地对我说,要尽快让明台转移,以免夜长梦多。我深知他内心煎熬,从一开始让他接近桂姨的时候就知道,只是我们的身份逼得我们不得不放弃掉内心的脆弱和恐惧。阿诚曾对我说,值此时局之下,焉敢弃民族大义于不顾而苟且偷生?我倒是希望他有些时候能自私一点,比如现在。

“心里难过才是正常的!”

此刻,阿诚正背对着我,整理书桌上的文件,听我这样说,身体顿了一下,然后慢慢转过身来,有些迷惑地看着我;“大哥?”

“要不要喝点酒?”我用手指了指书柜的左上角。“我觉得你需要放纵一下。”

“别闹了,大哥,明天还有好多事呢!”说完,阿诚转回身去,继续整理文件。

是夜,阿诚还是被我灌得酩酊大醉,像在巴黎一样,他伏在我的膝头,默默流泪。

桂姨之于阿诚,是噩梦,可是她的离去,还是给阿诚带来了深深的痛苦,就像曼春之于我。世间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能选择的。我们在逆境中学会了承担,在痛苦中寻找希望,可我作为大哥,却不能在此刻抚平阿诚心中的伤痛,每思及此,心中甚是愧疚。

大姐17岁执掌明家,从此她便是明家的天,也是我的天。有一天,这个天塌了。我从来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直到大姐真的在我眼前闭上眼睛,阿诚拽着明台把他推上已经启动的火车,站在那里抖动着双肩啜泣,明台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这一切仿佛像做梦一般,可我知道这不是梦,是真实的现实,残酷又让人心痛欲裂。

阿诚默默打理着大姐的葬礼,明家上下大小事宜像大姐在世时一样有条不紊,只是明公馆在一夕间凋零了,陌生又冷清,窒息得令人发狂。

那些天夜里总是睡不安稳,总感觉大姐没有走,房子里都是她的身影,像平常一样训我宠明台叫阿诚。明台在一旁上下窜跳着讲着条件,不答应他估计会立马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大姐用手指着明台笑骂着,却又心软地对我说你是大哥要让着明台。阿诚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我偷笑,也不说过来帮帮我,小没良心的。最后总是明台诡计得逞大获全胜,谁让全家都宠着他让着他?谁让他最会用大姐来治我?谁让……

突然惊醒,看到阿诚坐在床边,皱眉看着我。

“又做噩梦了,大哥?”说着,阿诚递给我一杯水。

“几点了?”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户,上面的窗帘还是不久之前大姐亲自去选的,她说家里的窗帘用了好多年了,也应该换一换了。

“才三点多,大哥再睡一会儿吧!”阿诚扶着我躺好,帮我掖了掖被角。

“你怎么还没睡?”

阿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伸手覆在了我的眼睛上,然后轻轻地对我说:“再睡一会儿吧,大哥!”

这句话仿佛是有魔力的,我几乎瞬间堕入梦乡,只是梦里没有大姐,没有明台,只远方依稀有阿诚的身影。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拉开窗帘,外面是难得的好天气,连续几天的雨终于停了。阿诚听到动静推门进来,问我现在要不要吃早饭。我看他两眼通红眼中满是血丝,知道他一夜未睡。

早饭阿诚做了小馄饨和春卷,我搛了一只春卷看着阿诚,阿诚见我不说话也不往嘴里放,犹豫了一下才说:“看到厨房里有春卷的皮子,就做了一些。”说完,阿诚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又对我说,“是大姐之前让阿香买回来的,说你跟她说想吃春卷了。”

以前在巴黎,阿诚也做过春卷,当时买不到春卷的皮子,用的是意大利的饺子皮。皮子太厚,咬在嘴里总不是那么回事儿,每次吃的时候,阿诚和我总是感叹家里大姐做的春卷好吃,皮子又薄又脆,里面的馅料鲜得要把舌头都要吞掉了。

以前在巴黎的时候,虽然离家远,但心里挂念的人总归是在那里的,去哪里都觉得踏实。

“做什么昨天晚上又没有睡觉?”我放下筷子,看着阿诚。

“脑子里乱得很!”阿诚说完,笑了一下。“没事儿的,大哥,以前在伏龙芝训练的时候也会好几天不睡觉!”

“阿诚!”我叫着阿诚的名字。

“大哥?”看我忽然严肃起来,阿诚也敛了笑容,正襟危坐地看着我。

“阿诚,大哥需要你,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我看着阿诚,慢慢说出心里的话。

“大哥,我明白!”

阿诚信我知我懂我,他明白我此刻的心情。他曾经说过,大哥我知道前路艰难,可我有你,我不怕。可是此刻我想说,阿诚,你是我手中的利刃,更是我身上的铠甲,有你,大哥才敢这样脆弱;有你,大哥才不会感到孤独。

上班的路上,我习惯性地抬眼在车上的后视镜里看着阿诚,他看到我看他,对我笑了一下。仿佛和往常一样,仿佛又不太一样。

那日是大姐走后我们第一天上班。


《浮生六记》就写到这里了,谢谢这一段时间来喜欢此文的朋友们。

其实我写文比较小家子气,初衷都是以娱乐自己为主,不曾想还会有朋友们也喜欢,真的是意外之喜。虽然只是六篇文章,却被我写了两个多月,我也是醉了,最近真的是懒癌严重啊!

再次感谢喜欢此文的朋友们。写此文主要是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伪装者》里的大哥和阿诚,就想着以自己的视角来解读一下,以满足自己的胡思乱想,现在写完了,也算是圆满了。再次感谢大家。

因为特别喜欢小满太太的《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所以借了里面大哥形容阿诚的一句话“阿诚信我知我懂我”,也要感谢小满太太的大哥和阿诚。是非常好看的文,大家一定要看。

应该会以阿诚的视角写一个《浮生六记》的外篇,但愿我的懒癌没有到晚期。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