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有一种颓废柔弱的美!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已经快两年了,好神奇啊,果然细水长流。最好的你,生辰快乐!

陌上花开

那些时日,明楼和阿诚都忙。

明楼刚去法国学术交流没几天,阿诚也去了内蒙考察,两个人天各一方,隔着大半个地球,五六个小时的时差,赶上两人都忙的时候,好几天都不得空打一个电话,有一次两人视频的时候,明楼半抱怨半开玩笑地说:“七夕,七夕我们总是能见一面的吧?最迟七月半啊,不然你将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阿诚笑骂着,说:“瞎说什么,什么七月半?多不吉利!仔细大姐听到让你跪小祠堂!就算要见面,也得明教授先回了国吧?”

彼时明楼还在巴黎的索邦大学,阿诚也还在内蒙,小少爷每次给阿诚打电话,最后总会阴阳怪气地唱一句“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

阿诚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只说:有本事你给大哥唱去。

小少爷最经不起别人激他,转天给明楼打电话时,还真的唱了这句给明楼听。明楼也不脑,只是大笑,然后说:我就是想你阿诚哥了,你有什么意见吗?倒是你,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又是吊车尾,等我回去,是该紧紧你的皮了。跟大姐说也没用,她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小少爷放下电话,大呼阿诚哥狡猾,又懊恼自己经不起别人激将,总之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只是大哥的话已经放在那里了,他也不敢太造次,只得推掉许多朋友同学的聚会游玩,自己在家里潜心学习,惹得大姐明镜甚是欣慰,逢人就说:我家明台最听话了!这不,放暑假了也不出去疯跑,只是在家里认真读书。我们家明台啊,真的是长大了!

那边厢,明楼从法国回来后也是一刻不得闲,阿诚跟着一众教授在内蒙各地奔走更是归期无望,两个人只能继续忍着相思之苦。

阿诚每天给明楼打电话。他说,这里的天好蓝,云好美,草原很辽阔,一眼望不到边!这里的奶茶是加盐巴的,味道更香更醇!沿途可以看见许多奶牛,还有浅棕色的。明楼听了就笑,想起小时候阿诚问自己“奶牛是不是都是母的”?

阿诚又说,这里的烤羊肉特别好吃。一整只羊放在火上烤,外皮烤得滋滋冒油,几里之外都能闻到香味!配着马奶子酒一起吃,味道更好!明楼又笑,想象着吃的满嘴都是油的阿诚,瞪着圆圆的眼睛,鼓着腮帮子,像一只小老鼠似的。

阿诚还说,我一直以为草原就是一望无际的绿,其实上面开满色彩斑斓颜色各异的花,像波斯人织的羊毛毯,纹饰复杂令人惊叹。大雨之后,风中都是泥土和青草的香气,云近得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天地相接的地方,美得有些玄幻!大哥,你真该来看看!明楼问阿诚骑马了吗?阿诚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骑了一下。然后又说,去远的地方还是汽车更方便。明楼大笑,也不戳穿他。

又过了些时日,眼看就快七夕了,阿诚那边还是没有确定回沪的行程,明楼干着急也催不得,只能等着,心里忍不住瞎想:难道真的要等到七月半了?

这日明楼一天都在开会,回到办公室才看到阿诚给自己发了微信,只是一张图片——是阿诚眼中的波斯羊毛地毯!明楼笑,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弧度,直到晚上回家被小少爷看到,哼了一声:阿诚哥要回来了,大哥也不用高兴成这个样子吧?

明楼心情好,难得没有调教小少爷,放他撒欢儿。晚上睡觉时又想起明台话,心想:有这么明显吗?

最后,阿诚还是踩着七夕的晨曦回来了。

小少爷早上起床看到放在客厅里的两只大旅行箱,像触了电的炸毛猫,蹬蹬瞪跑到阿诚的房间砸他的房门,直到明楼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呵斥到:大清早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明台这才消停了。

明镜听到声音,也从厨房里出来,对明台说:哎呀,明台,你小点声!你阿诚哥早上6点才到家,让他多睡一会儿!

房间里,阿诚躺在床上忍不住笑起来: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啊!可是回家真好!

大姐说:哎呀,阿诚啊,你怎么又瘦了?还黑了。不行,我去跟阿香说,这几天让她多炖点汤给你补补!说完,大姐立刻起身去了厨房。

明台说:阿诚哥,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呀?小家伙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早上晨光中的向日葵。阿诚忍不住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惹得小东西把头偏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大哥说:回来就好,在家多休息几天!明楼看着阿诚,眼睛快弯成了两道缝,嘴巴也抿成了惯常的一字型。阿诚心里吐槽:行了,快别笑啦!都快成司马昭了。

下午,明镜被苏医生叫去参加聚会,明台也嚷着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约着小伙伴们出去狂欢了。

明楼倒是乐得家里就他和阿诚二人,清静!

给阿香也放了假,只他两人在家里赏一弯新月,七夕的新月!

“知道我要回来?”阿诚手里拿着一杯茶,绿影子像小精灵一样在杯中跳舞。

“你说七月半不吉利的!”明楼笑,看着阿诚说,“是黑了不少!”

阿诚又问:“要是我今天回不来呢?”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明楼仍是笑。“只是你给我发的信息,确定不是‘可缓缓归矣’?”

阿诚面皮一红,垂下眼睛不再看明楼。

明楼还是笑,好半天才起身走到阿晨身边,用手摩挲着他的脖颈,像小时候一样。

窗外蛐蛐啾啁,雨后的花园,风中有木叶的香气。新月也躲到了彩云后面,只露出一片明亮的影子。

那些时日,明楼和阿诚都忙。

明楼刚去法国学术交流没几天,阿诚也去了内蒙考察,两个人天各一方,隔着大半个地球,五六个小时的时差,赶上两人都忙的时候,好几天都不得空打一个电话,有一次两人视频的时候,明楼半抱怨半开玩笑地说:“七夕,七夕我们总是能见一面的吧?最迟七月半啊,不然你将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阿诚笑骂着,说:“瞎说什么,什么七月半?多不吉利!仔细大姐听到让你跪小祠堂!就算要见面,也得明教授先回了国吧?”

彼时明楼还在巴黎的索邦大学,阿诚也还在内蒙,小少爷每次给阿诚打电话,最后总会阴阳怪气地唱一句“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

阿诚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只说:有本事你给大哥唱去。

小少爷最经不起别人激他,转天给明楼打电话时,还真的唱了这句给明楼听。明楼也不脑,只是大笑,然后说:我就是想你阿诚哥了,你有什么意见吗?倒是你,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又是吊车尾,等我回去,是该紧紧你的皮了。跟大姐说也没用,她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小少爷放下电话,大呼阿诚哥狡猾,又懊恼自己经不起别人激将,总之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只是大哥的话已经放在那里了,他也不敢太造次,只得推掉许多朋友同学的聚会游玩,自己在家里潜心学习,惹得大姐明镜甚是欣慰,逢人就说:我家明台最听话了!这不,放暑假了也不出去疯跑,只是在家里认真读书。我们家明台啊,真的是长大了!

那边厢,明楼从法国回来后也是一刻不得闲,阿诚跟着一众教授在内蒙各地奔走更是归期无望,两个人只能继续忍着相思之苦。

阿诚每天给明楼打电话。他说,这里的天好蓝,云好美,草原很辽阔,一眼望不到边!这里的奶茶是加盐巴的,味道更香更醇!沿途可以看见许多奶牛,还有浅棕色的。明楼听了就笑,想起小时候阿诚问自己“奶牛是不是都是母的”?

阿诚又说,这里的烤羊肉特别好吃。一整只羊放在火上烤,外皮烤得滋滋冒油,几里之外都能闻到香味!配着马奶子酒一起吃,味道更好!明楼又笑,想象着吃的满嘴都是油的阿诚,瞪着圆圆的眼睛,鼓着腮帮子,像一只小老鼠似的。

阿诚还说,我一直以为草原就是一望无际的绿,其实上面开满色彩斑斓颜色各异的花,像波斯人织的羊毛毯,纹饰复杂令人惊叹。大雨之后,风中都是泥土和青草的香气,云近得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天地相接的地方,美得有些玄幻!大哥,你真该来看看!明楼问阿诚骑马了吗?阿诚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骑了一下。然后又说,去远的地方还是汽车更方便。明楼大笑,也不戳穿他。

又过了些时日,眼看就快七夕了,阿诚那边还是没有确定回沪的行程,明楼干着急也催不得,只能等着,心里忍不住瞎想:难道真的要等到七月半了?

这日明楼一天都在开会,回到办公室才看到阿诚给自己发了微信,只是一张图片——是阿诚眼中的波斯羊毛地毯!明楼笑,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弧度,直到晚上回家被小少爷看到,哼了一声:阿诚哥要回来了,大哥也不用高兴成这个样子吧?

明楼心情好,难得没有调教小少爷,放他撒欢儿。晚上睡觉时又想起明台话,心想:有这么明显吗?

最后,阿诚还是踩着七夕的晨曦回来了。

小少爷早上起床看到放在客厅里的两只大旅行箱,像触了电的炸毛猫,蹬蹬瞪跑到阿诚的房间砸他的房门,直到明楼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呵斥到:大清早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明台这才消停了。

明镜听到声音,也从厨房里出来,对明台说:哎呀,明台,你小点声!你阿诚哥早上6点才到家,让他多睡一会儿!

房间里,阿诚躺在床上忍不住笑起来: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啊!可是回家真好!

大姐说:哎呀,阿诚啊,你怎么又瘦了?还黑了。不行,我去跟阿香说,这几天让她多炖点汤给你补补!说完,大姐立刻起身去了厨房。

明台说:阿诚哥,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呀?小家伙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早上晨光中的向日葵。阿诚忍不住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惹得小东西把头偏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大哥说:回来就好,在家多休息几天!明楼看着阿诚,眼睛快弯成了两道缝,嘴巴也抿成了惯常的一字型。阿诚心里吐槽:行了,快别笑啦!都快成司马昭了。

下午,明镜被苏医生叫去参加聚会,明台也嚷着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约着小伙伴们出去狂欢了。

明楼倒是乐得家里就他和阿诚二人,清静!

给阿香也放了假,只他两人在家里赏一弯新月,七夕的新月!

“知道我要回来?”阿诚手里拿着一杯茶,绿影子像小精灵一样在杯中跳舞。

“你说七月半不吉利的!”明楼笑,看着阿诚说,“是黑了不少!”

阿诚又问:“要是我今天回不来呢?”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明楼仍是笑。“只是你给我发的信息,确定不是‘可缓缓归矣’?”

阿诚面皮一红,垂下眼睛不再看明楼。

明楼还是笑,好半天才起身走到阿诚身边,用手摩挲着他的脖颈,像小时候一样。

窗外蛐蛐啾啁,雨后的花园,风中有木叶的香气。新月也躲到了彩云后面,只露出一片明亮的影子。

 

重新发一下这篇,手滑把文章删掉了,我也真是够欠的呀!

你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

《嫌疑人X的献身》——你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

一直等到清明节放假才有时间去电影院看《嫌疑人X的献身》,虽然等了很久,觉得还是值得的。

看电影之前,小说和日版的电影都已经看过了。去电影院的前一日还在网上刷了一下豆瓣的评价,发现好评与差评参半,中肯的评价不多,要不是极好的,要不就是极差的,让我也怀疑他们嘴里说的那部电影根本就是两部完全不一样的电影,难道我进入了异次元?

是约了好友一起去的,上午场,几乎是我们两人的包场,电影开始才陆续进来几个人,所以凯凯王出场时的共鸣什么的完全没有。看电影之前我对好友说,即使这个片子完全不好看,但还有凯凯王的颜可以舔,不会让你失望的,后来证明,网上的评论全是别人家的想法,还是得寄几亲自看了才会有更深切的感受。

我是先看的小说,看到结尾时,只觉得作者的设计很精妙,可是却不能理解石神这种近乎毁灭式的献身,毕竟不是很能理解石神的绝望,和婧子母女给他带来的生的希望。对于汤川,小说中对他的笔墨其实很少,并没有很深的印象,在看日版电影时才有了具象,冷静到有些冷漠的人物,也许理科男都是这样的吧,我是这样想的。大家都一致公认堤真一的石神无可超越,事实上他也确实更符合我心中的石神,失意,有些颓废,但是很暖,虽然没精神,但是觉得他是一个很暖的高中老师。鱼旦叔的石泓给我的感觉确实太丧了,在没有观影之前就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只有一刷,对于演员朋友们的表演细节、微表情什么的,体会并没有很深,至于凯凯王是否变了声线来塑造唐川也不是很知,我觉得我是凯凯王的假粉,寄几会去面壁的。


很喜欢这种街道的感觉


流浪汉的感觉有点呆板


先说整个电影吧,色调啊、符合中国国情的细节啊、导演的选角啊什么的,我都挺喜欢的。我还和朋友说,其实林心如的台湾腔也不是很明显啊!不过演罗淼的叶祖新,我一个劲儿对朋友说,他是不是有口音,是不是?朋友说,他说话大舌头!好吧!因为电影是在讲一个成熟的故事,导演的剧本也打磨了很多遍,所以剧情本身没有什么bug,故事是完整的,可是我却觉得整个电影有很多地方都很碎片化,虽然你也能从目前的剧情了解整个故事,可碎片化不连贯的感觉还是挺明显的,尤其是唐川在猜到石泓真正的目的后那几场戏,唐川前一秒还和罗淼在他的实验室里,下一秒就立刻转到唐川在大桥下奔跑发泄,这个剪辑简直让人有点莫名其妙,虽然我明白唐川跑步那场戏是为了表现他发现真相后的震惊、惋惜和纠结,可这前后两场戏明显不接戏啊!

演员部分,几个主演我都挺喜欢的。我觉得晓欣啊、傅坚啊、滕坤啊,这些演员朋友们都非常符合人物,尤其是滕坤,我个人觉得比日版的工藤更符合小说里的工藤。总之,导演选演员的眼光真的不错。



温婉的陈婧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林心如演陈婧,不过在看到林心如的定妆照后,发现她真的很适合陈婧,温婉,漂亮,就是我们很常见的单亲妈妈。一开始很有些担心她的台湾腔,看了电影后发现也还好。也确实觉得最后一场哭戏有些出戏,不过不是因为紫薇,就是觉得感觉不对。因为苏导这版在石神的性格方面有新的改编,在我看来石泓的牺牲更多,可陈婧的感觉却好像只被石泓之前的变态跟踪狂和威胁晓欣那里蒙蔽了眼睛,所以看不出陈婧真情实意的感动和感恩,有点像被唐川单方面说服了的感觉。



沉静在数学世界的石泓

鱼旦叔的石泓,没看片子前我就觉得这个人物给我的感觉太丧了。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问朋友(朋友是大学老师),你所认识的老师里,不管初中老师还是大学老师,有这么丧的人吗?他只是不得志失意而已,有必要这样吗?朋友说,我认识的所有老师里,没有像鱼旦叔这么帅的。好吧,我们是不能愉快地聊天的。看到最后,看到石泓要自杀那里,我忽然明白了,石泓是要有一种“丧”的感觉,因为他已经对整个人生都绝望了,他不仅已经走到他自己人生的死胡同,他在他的引以为傲的数学研究里也陷入了死循环,所以觉得鱼旦叔的“丧”也是对的。但在我的心里,石神就算是对人生绝望了,可他还是一个暖大叔,所以,我觉得鱼旦叔可以稍微不那么丧,稍微开心一点点就好了。但是从演技和人物塑造方面,鱼旦叔还是很成功的。当然最后一场戏不论,个人认为,最后一场戏真的有些弱了。



纠结于友情与理法的唐川

当当当当,我们帅气无比的唐教授上场了。网上很多评价说唐川出场那个演讲太尴尬了,完全不像物理学教授。我个人觉得凯凯王还好,不过整个场景的设计确实很单薄,让演员处在一种很尴尬的环境里,所以教授看起来很尴尬也容易理解。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里对于汤川的描写其实很少,以致于我在看日版电影之前,对于汤川没有任何想法。日版电影里其实汤川的场景也不是很多,而且我没有看过《神探伽利略》,所以看影片时,我并不是很喜欢日版里冷静到有些冷漠的教授。凯凯王的教授确实更接地气,不过我朋友说了,绝对很少很少见这么帅的教授,哼!好吧!他很傲娇毒舌,但也不失幽默呆萌,很冷静,也可以很温暖,哎,教授应该把自己的暖给石泓一点点就好了。我喜欢凯凯王的唐川,高智商,有人情味儿,也有悲悯之心,虽然和我看小说时对教授的感觉并不一样。凯凯王的唐川很好,可是,我觉得凯凯王在演教授时还是太紧了,整个人物都有一种很紧绷的感觉,不够放松,好在教授需要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感觉。我想这和导演对演员朋友们要求很细致有关系,毕竟电影虽然是导演的艺术,可也需要演员朋友们的艺术创造,才能完成一部完美的电影。苏导在导《嫌疑人X的献身》时,我觉得他在追求细节方面有些过于极致了,这样会让电影有一种不流畅的感觉,毕竟艺术还是需要一些自由的创作的。

以上就是我的观影体验,作为凯凯王的假粉,我觉得寄几真的很不称职,会去面壁的。

最后我想说,我们都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像唐川教授这样有悲悯之心的人才更令人尊敬,他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渺小而轻视他们,平等对待不仅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这才是我更喜欢唐川的原因。



其实教授很珍惜和石泓之间的友情


另,朋友说,凯凯王演了太多的精英形象了,应该换换别的形象了。我说他现在已经在演渔档卖鱼的大佬了,头发也剃成了圆寸,遂发一张大佬硬照给朋友。其实凯凯王说得对,任何想要演的人物都要顺其自然,首先要演好当下的人物。共勉!我也要先做好当下的事,发脾气没用,还不是要做?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长评)

 《贝加尔湖畔》@蜜三刀 

昨日半夜睡不着,找了《贝加尔湖畔》来听,只觉得神明通透,五内清明,像是在无垠的雪地里前行,虽然眼前渺无人迹,但心里的目标却是明确的。

一直以来看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都觉得太太的格局很大,尤其是金融方面的内容,以我的知识真的看得有些费力,好在我会偷懒,略去看不懂的地方,读到的依然是一篇动人的谭赵传奇,加之昨日重听《贝加尔湖畔》,对太太的文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今日就此写出来抒发一下心中的感想。

昨夜听《贝加尔湖畔》,让我觉得谭宗明和赵启平就像两个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旅者,他们知道前行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前行的目的是为了与对方相伴一生。所以,他们有时相遇结伴而行,有时又争吵分道扬镳。

其实一直都很艰难,无论是雪地中的前行,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世俗价值观,这些都让谭宗明和赵启平维持这段感情异常艰难。从赵医生这方面来看,他是一个骄傲又不容易妥协的人,即使他明明知道他与谭宗明对彼此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可身上的反叛因子还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逃离,像一个要和大猫抱团取暖的刺猬,如果他不把自己身上刺小心收好,那么他和谭宗明在一起总会刺痛彼此。

谭宗明呢,以我现在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并不能十分了解像谭总这样的金融大鳄的思想和心态到底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明白的,常居上位者的心态和赵医生这种大城市里中产家庭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有很多我们纠结在乎的东西,在谭总那里可能都是浮云,他们更喜欢旗帜鲜明地直取目标,旁枝末节都是可以忽略甚至牺牲的。所以在我看来,这也是他和赵医生价值观方面最大的分歧,因为地位不同,思想、心态甚至思维模式都是不同的。如果那个人不是赵启平,也许在谭总看来,赵医生的那点骄傲自尊根本不算什么,是因为他是赵医生,他才时时处处在乎他的想法。可是从赵医生这方面来说,他的骄傲他的自尊,才是他身为现在这个赵医生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东西,也是他在这个社会舞台上展现自己冲锋陷阵的铠甲,如果让他抛掉这些东西,那无异于对他处以凌迟之刑,生不如死。

这不是谭总说的,赵启平,你从这里跳下去,我接着你,如果你摔不死,我把一切都给你。这哪里是长相守,这是两败。谭宗明想要的是不顾一切的两个人在一起,可赵启平说他给不了。不能怪赵启平答应了又反悔,不能说赵医生太过矫情,毕竟没有几个人是能真的与世俗抗争而不退缩的。世俗就像一张网,你也许能挣破它,也许就会被它紧紧桎梏,太难了,太容易让人退缩了。可对于谭宗明这样在商场上杀伐果决的商人来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置换甚至收买,所以他不觉得这是张网,只要条件给的充足,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完美解决。

不得不说,谭总和赵医生之间的意识形态差距真的是太大了,所以,如何让他和赵医生之间的关系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俗一点说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统一思想求同存异共同面对,其实说白了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都明白,他们离了彼此是否能活着,能好好活着,而不是活成一具行尸走肉一种工具。

对于赵医生来说,他需要做的是冲破自己给自己筑的樊篱,放弃骄傲和自尊与谭总同行,毕竟人生倏而数十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不容易,离了分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在一起的那几年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对于谭总来说,他需要做的是适时放弃一些常居上位者的身段,毕竟他比赵医生更明白他非赵医生不可,不要再用那些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他们的感情,他的赵医生骄傲得像一只美丽的孔雀,他喜欢这样的赵医生,又怎么忍心让他折翼?

雪地中前行,既然相遇了,那就一直同行下去吧,毕竟相遇不易。

于我来说,现实还是太残酷了,所以总希望书中的谭赵能HE,但是,如果相忘于江湖,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无论怎样,这就是人生。

谢谢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也谢谢楼诚这一年多陪伴,看了很多好文,认识了很多写文的太太和朋友,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