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你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

《嫌疑人X的献身》——你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

一直等到清明节放假才有时间去电影院看《嫌疑人X的献身》,虽然等了很久,觉得还是值得的。

看电影之前,小说和日版的电影都已经看过了。去电影院的前一日还在网上刷了一下豆瓣的评价,发现好评与差评参半,中肯的评价不多,要不是极好的,要不就是极差的,让我也怀疑他们嘴里说的那部电影根本就是两部完全不一样的电影,难道我进入了异次元?

是约了好友一起去的,上午场,几乎是我们两人的包场,电影开始才陆续进来几个人,所以凯凯王出场时的共鸣什么的完全没有。看电影之前我对好友说,即使这个片子完全不好看,但还有凯凯王的颜可以舔,不会让你失望的,后来证明,网上的评论全是别人家的想法,还是得寄几亲自看了才会有更深切的感受。

我是先看的小说,看到结尾时,只觉得作者的设计很精妙,可是却不能理解石神这种近乎毁灭式的献身,毕竟不是很能理解石神的绝望,和婧子母女给他带来的生的希望。对于汤川,小说中对他的笔墨其实很少,并没有很深的印象,在看日版电影时才有了具象,冷静到有些冷漠的人物,也许理科男都是这样的吧,我是这样想的。大家都一致公认堤真一的石神无可超越,事实上他也确实更符合我心中的石神,失意,有些颓废,但是很暖,虽然没精神,但是觉得他是一个很暖的高中老师。鱼旦叔的石泓给我的感觉确实太丧了,在没有观影之前就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只有一刷,对于演员朋友们的表演细节、微表情什么的,体会并没有很深,至于凯凯王是否变了声线来塑造唐川也不是很知,我觉得我是凯凯王的假粉,寄几会去面壁的。


很喜欢这种街道的感觉


流浪汉的感觉有点呆板


先说整个电影吧,色调啊、符合中国国情的细节啊、导演的选角啊什么的,我都挺喜欢的。我还和朋友说,其实林心如的台湾腔也不是很明显啊!不过演罗淼的叶祖新,我一个劲儿对朋友说,他是不是有口音,是不是?朋友说,他说话大舌头!好吧!因为电影是在讲一个成熟的故事,导演的剧本也打磨了很多遍,所以剧情本身没有什么bug,故事是完整的,可是我却觉得整个电影有很多地方都很碎片化,虽然你也能从目前的剧情了解整个故事,可碎片化不连贯的感觉还是挺明显的,尤其是唐川在猜到石泓真正的目的后那几场戏,唐川前一秒还和罗淼在他的实验室里,下一秒就立刻转到唐川在大桥下奔跑发泄,这个剪辑简直让人有点莫名其妙,虽然我明白唐川跑步那场戏是为了表现他发现真相后的震惊、惋惜和纠结,可这前后两场戏明显不接戏啊!

演员部分,几个主演我都挺喜欢的。我觉得晓欣啊、傅坚啊、滕坤啊,这些演员朋友们都非常符合人物,尤其是滕坤,我个人觉得比日版的工藤更符合小说里的工藤。总之,导演选演员的眼光真的不错。



温婉的陈婧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林心如演陈婧,不过在看到林心如的定妆照后,发现她真的很适合陈婧,温婉,漂亮,就是我们很常见的单亲妈妈。一开始很有些担心她的台湾腔,看了电影后发现也还好。也确实觉得最后一场哭戏有些出戏,不过不是因为紫薇,就是觉得感觉不对。因为苏导这版在石神的性格方面有新的改编,在我看来石泓的牺牲更多,可陈婧的感觉却好像只被石泓之前的变态跟踪狂和威胁晓欣那里蒙蔽了眼睛,所以看不出陈婧真情实意的感动和感恩,有点像被唐川单方面说服了的感觉。



沉静在数学世界的石泓

鱼旦叔的石泓,没看片子前我就觉得这个人物给我的感觉太丧了。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问朋友(朋友是大学老师),你所认识的老师里,不管初中老师还是大学老师,有这么丧的人吗?他只是不得志失意而已,有必要这样吗?朋友说,我认识的所有老师里,没有像鱼旦叔这么帅的。好吧,我们是不能愉快地聊天的。看到最后,看到石泓要自杀那里,我忽然明白了,石泓是要有一种“丧”的感觉,因为他已经对整个人生都绝望了,他不仅已经走到他自己人生的死胡同,他在他的引以为傲的数学研究里也陷入了死循环,所以觉得鱼旦叔的“丧”也是对的。但在我的心里,石神就算是对人生绝望了,可他还是一个暖大叔,所以,我觉得鱼旦叔可以稍微不那么丧,稍微开心一点点就好了。但是从演技和人物塑造方面,鱼旦叔还是很成功的。当然最后一场戏不论,个人认为,最后一场戏真的有些弱了。



纠结于友情与理法的唐川

当当当当,我们帅气无比的唐教授上场了。网上很多评价说唐川出场那个演讲太尴尬了,完全不像物理学教授。我个人觉得凯凯王还好,不过整个场景的设计确实很单薄,让演员处在一种很尴尬的环境里,所以教授看起来很尴尬也容易理解。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里对于汤川的描写其实很少,以致于我在看日版电影之前,对于汤川没有任何想法。日版电影里其实汤川的场景也不是很多,而且我没有看过《神探伽利略》,所以看影片时,我并不是很喜欢日版里冷静到有些冷漠的教授。凯凯王的教授确实更接地气,不过我朋友说了,绝对很少很少见这么帅的教授,哼!好吧!他很傲娇毒舌,但也不失幽默呆萌,很冷静,也可以很温暖,哎,教授应该把自己的暖给石泓一点点就好了。我喜欢凯凯王的唐川,高智商,有人情味儿,也有悲悯之心,虽然和我看小说时对教授的感觉并不一样。凯凯王的唐川很好,可是,我觉得凯凯王在演教授时还是太紧了,整个人物都有一种很紧绷的感觉,不够放松,好在教授需要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感觉。我想这和导演对演员朋友们要求很细致有关系,毕竟电影虽然是导演的艺术,可也需要演员朋友们的艺术创造,才能完成一部完美的电影。苏导在导《嫌疑人X的献身》时,我觉得他在追求细节方面有些过于极致了,这样会让电影有一种不流畅的感觉,毕竟艺术还是需要一些自由的创作的。

以上就是我的观影体验,作为凯凯王的假粉,我觉得寄几真的很不称职,会去面壁的。

最后我想说,我们都不是上帝,不能审判任何人是无用的齿轮。像唐川教授这样有悲悯之心的人才更令人尊敬,他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渺小而轻视他们,平等对待不仅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这才是我更喜欢唐川的原因。



其实教授很珍惜和石泓之间的友情


另,朋友说,凯凯王演了太多的精英形象了,应该换换别的形象了。我说他现在已经在演渔档卖鱼的大佬了,头发也剃成了圆寸,遂发一张大佬硬照给朋友。其实凯凯王说得对,任何想要演的人物都要顺其自然,首先要演好当下的人物。共勉!我也要先做好当下的事,发脾气没用,还不是要做?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长评)

 《贝加尔湖畔》@蜜三刀 

昨日半夜睡不着,找了《贝加尔湖畔》来听,只觉得神明通透,五内清明,像是在无垠的雪地里前行,虽然眼前渺无人迹,但心里的目标却是明确的。

一直以来看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都觉得太太的格局很大,尤其是金融方面的内容,以我的知识真的看得有些费力,好在我会偷懒,略去看不懂的地方,读到的依然是一篇动人的谭赵传奇,加之昨日重听《贝加尔湖畔》,对太太的文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今日就此写出来抒发一下心中的感想。

昨夜听《贝加尔湖畔》,让我觉得谭宗明和赵启平就像两个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旅者,他们知道前行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前行的目的是为了与对方相伴一生。所以,他们有时相遇结伴而行,有时又争吵分道扬镳。

其实一直都很艰难,无论是雪地中的前行,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世俗价值观,这些都让谭宗明和赵启平维持这段感情异常艰难。从赵医生这方面来看,他是一个骄傲又不容易妥协的人,即使他明明知道他与谭宗明对彼此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可身上的反叛因子还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逃离,像一个要和大猫抱团取暖的刺猬,如果他不把自己身上刺小心收好,那么他和谭宗明在一起总会刺痛彼此。

谭宗明呢,以我现在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并不能十分了解像谭总这样的金融大鳄的思想和心态到底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明白的,常居上位者的心态和赵医生这种大城市里中产家庭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有很多我们纠结在乎的东西,在谭总那里可能都是浮云,他们更喜欢旗帜鲜明地直取目标,旁枝末节都是可以忽略甚至牺牲的。所以在我看来,这也是他和赵医生价值观方面最大的分歧,因为地位不同,思想、心态甚至思维模式都是不同的。如果那个人不是赵启平,也许在谭总看来,赵医生的那点骄傲自尊根本不算什么,是因为他是赵医生,他才时时处处在乎他的想法。可是从赵医生这方面来说,他的骄傲他的自尊,才是他身为现在这个赵医生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东西,也是他在这个社会舞台上展现自己冲锋陷阵的铠甲,如果让他抛掉这些东西,那无异于对他处以凌迟之刑,生不如死。

这不是谭总说的,赵启平,你从这里跳下去,我接着你,如果你摔不死,我把一切都给你。这哪里是长相守,这是两败。谭宗明想要的是不顾一切的两个人在一起,可赵启平说他给不了。不能怪赵启平答应了又反悔,不能说赵医生太过矫情,毕竟没有几个人是能真的与世俗抗争而不退缩的。世俗就像一张网,你也许能挣破它,也许就会被它紧紧桎梏,太难了,太容易让人退缩了。可对于谭宗明这样在商场上杀伐果决的商人来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置换甚至收买,所以他不觉得这是张网,只要条件给的充足,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完美解决。

不得不说,谭总和赵医生之间的意识形态差距真的是太大了,所以,如何让他和赵医生之间的关系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俗一点说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统一思想求同存异共同面对,其实说白了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都明白,他们离了彼此是否能活着,能好好活着,而不是活成一具行尸走肉一种工具。

对于赵医生来说,他需要做的是冲破自己给自己筑的樊篱,放弃骄傲和自尊与谭总同行,毕竟人生倏而数十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不容易,离了分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在一起的那几年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对于谭总来说,他需要做的是适时放弃一些常居上位者的身段,毕竟他比赵医生更明白他非赵医生不可,不要再用那些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他们的感情,他的赵医生骄傲得像一只美丽的孔雀,他喜欢这样的赵医生,又怎么忍心让他折翼?

雪地中前行,既然相遇了,那就一直同行下去吧,毕竟相遇不易。

于我来说,现实还是太残酷了,所以总希望书中的谭赵能HE,但是,如果相忘于江湖,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无论怎样,这就是人生。

谢谢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也谢谢楼诚这一年多陪伴,看了很多好文,认识了很多写文的太太和朋友,开心!


这是赵医生吧?😂😂😂
肤白貌美,鹿眼长腿,还易推倒!

@hk416 太太,卡片已经收到了,谢谢你,好喜欢好喜欢!

Ferryman——摆渡人

夜色沉静,看不到一丝月光。明楼在这样迷蒙的夜中走了很久很久,直到远处能隐隐听到河水的声音,走到近前才发现是一条极宽极宽看不到彼岸的河,河水缓缓流动,岸边一只竹筏上站着一个清瘦的身影。

“你的灵魂是一幅精选的风景,在这宁静的月光中,忧郁而又美丽!”

明楼看着那清瘦的身影,微微一笑。

“那只是来自人间的光!”低沉的声音响起,像穿越山间的风。

“我以为你会穿西服三件套!”明楼又笑了一下,舔了一下被风吹干的唇,有些局促地走到竹筏旁,望着那双乌黑的眼睛。

“他们说这是制服!”乌黑的眼睛低头看了看了自己身上的长衫,抬头时,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

竹青,或蓝灰,在微弱的光中,明楼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温暖的气息。

“还需要几年?”明楼站在竹筏上,随着水波荡漾着微微颤抖的心。

“九年。”乌黑的眼睛站在竹筏前端,声音随风飘到明楼的耳中。

“我等你!”

九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明楼想。

“好!”

明楼隐约看到对岸有暗红的花在摇曳,像波斯女人柔软的腰肢,一片绚烂。

 

P.S.大姐:年纪大点好啊,知道疼人!


有一美人兮,巧笑倩兮。
原谅我用词不当,真是词穷!

【杜方】老子惯的

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平时待人向来不假辞色,旁人碍于他的身份地位,当面也多是阿谀奉承,背地里却颇多微词。方孟韦知道也并不放在心上,平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时间长了,这些人倒生出许多敬畏来。

这日,北平军方举办新年团拜会,杜见锋遇见几个当初一起征战沙场的袍泽,大家说说笑笑,吃吃喝喝,不一会儿都有了些醉意。最近华北战局胶着,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人坐在一起,忽然都默不作声起来。杜见锋手里拿着一杯酒,往不远处看了一眼,腾地就站起身来,直直朝着前方一处走去,手里的杯子被他墩在路过的一张桌子上,酒也泼到了桌面上。

那几人觉得古怪,也朝那边望过去。

杜见锋刚走到那群人近前,就听到有人阴阳怪气地说:“平日里总听别人说,方副局长最自恃清高,很是不把人放在眼里,我却偏不信。今日只要方副局长喝下这杯酒,那些人的话便会不攻自破。方副局长,你看,可否赏小弟这个面子,喝了这杯酒?”

方孟韦今日穿了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愈发显得他整个人冷清清的。听那人说完,他也不搭话,只是斜着嘴角,微微笑了一下,便望向杜见锋这边,两只乌黑的眼睛直直看着他。

杜见锋看到方孟韦看着自己,抿着嘴也笑起来。

那人见方孟韦并不搭理自己,仗着酒意往前一步走到方孟韦面前,“看来方副局长是不给小弟这个面子了?”

杜见锋见到,脾气有些上来,准备过去把那人拿酒的那条胳膊撅折了。方孟韦像是知道他想干什么似的,冲着他微微摇了下头。杜见锋只好作罢,仍死死盯着那人。

“赵兄有所不知,家父教导严厉,我也向来不饮酒。所以,今日这杯酒我恐怕是不能从命了。”说完,方孟韦伸出手把挡在面前的酒杯和胳膊拨到了一边。

那人气结,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时不知旁边是谁,怪声怪气地说:“也不知道谁惯的,方副局长总是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那人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子惯的!怎么,有意见?”

循着声音的方向,他们看到嘴角挂着一抹笑的杜见锋,正直直往方孟韦那里走去,走到跟前也不说话,直拉起方孟韦的手就往大门走,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几人面面相觑,彼此望望对方,不知什么情况。那位赵兄仗着酒劲耍起酒疯,抻着脖子要上前去理论,还好旁边有省事的一把拉住他,只说那位杜旅长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还是不要多事了。众人也觉没趣,劝了劝也都各自散了。

倒是杜见锋的几位袍泽彼此看看,笑得颇有深意。

方孟韦由着杜见锋攥着自己的手,一直走到外面才出声:“什么你惯的?你也喝多了?”

杜见锋只是笑,拉着方孟韦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附身凑近他的耳朵,呼着热气在方孟韦的耳边用气声说:“自从遇到你,老子就没清醒过!”

方孟韦知道他平时总是涎皮涎脸的,本想虎着脸不理他,忍了半天,还是撑不住笑起来。

杜见锋看方孟韦笑,自己的嘴角更是控制不住,笑得都快要咧到耳根了。

白天下了一整天的雪,此刻愈发觉得安静。两个人沿着路边慢慢走着,眼前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哎呀,最近真的好喜欢杜方啊啊啊啊啊……

【杜方】一个清晨

杜见锋开完会回到房间的时候,晒着一身月光的方孟韦正在他床上熟睡。老杜俯身看着方孟韦,心里一阵柔软:娘的,老子的男人真他娘的好看!然后麻利洗漱完,钻进被子,紧紧搂住了方孟韦。方孟韦皱着眉头咕哝了几声,蹭着杜见锋的脖子,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依然熟睡着。

清晨,方孟韦醒得早。一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正好打在杜见锋的脸上,斜斜地在他脸上劈开一道亮光。方孟韦弯着眼睛,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杜见锋挺直的鼻梁,最后没忍住,还是笑了起来:这男人安静的时候还真是好看,就是嘴太臭!

方孟韦帮杜见锋掖好被子,起身下床,出了房间。过一会儿,见他托着两个纸袋子进门,一边又让毛利民把那一小锅粥几碟酱菜腐乳放到桌上,置好碗筷,这才走到床边。

见仍熟睡的杜见锋,有些不忍心叫醒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俯下身,趴到杜见锋身旁,用手挠了挠他身边的床单。方孟韦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杜见锋缓缓睁开眼睛,先对自己笑了一下,又伸出手揽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拽,额头抵着方孟韦的脖颈处蹭了好一阵子,才长出一口气。手里也不老实,揉着方孟韦的腰,弄得他又疼又痒,使了劲才拽开。

“这么早,哪儿去了?”杜见锋的声音有些嘶哑,闷闷的,像低沉的提琴。

“昨天不是说想吃煎饼馃子吗?刚才出去买了两个回来。”方孟韦斜倚在杜见锋身旁,两只手捏着他手上厚厚的茧子。

杜见锋笑着哼了一声,方孟韦知道他是高兴,又要忍着不得意忘形。果然,接下来就听他说:“大冬天,怪冷的,还出去干嘛?他娘的毛利民呢,叫他去就行了。”

“多大点事儿,还要麻烦毛大哥?赶紧起床,今天不是还有一天的会吗?”方孟韦坐起身,拍了拍杜见锋身上的被子。

“哼,老子要吃夹馃子的煎饼馃子!”杜见锋也起身,伸手接了方孟韦递过来的衣服。

“知道,两个鸡蛋,夹两根馃子,多放葱,多放腐乳和油辣子。”方孟韦笑,又把裤子递给他。“不是我去买,谁知道你这么些个鸡零狗碎的小毛病?”

杜见锋又“哼”了一声,下了床,走到方孟韦身旁,用手掐着他的脖子,咬着方孟韦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一会儿才放开。“又他娘的一天的会,还不如让老子上战场呢!”

说完,杜见锋走到桌旁坐下,拿起一套煎饼馃子,有些恶狠狠地啃起来。

方孟韦也走过来坐下,盛了一碗粥墩到他面前。“慢点吃,也不怕噎着。”顿了一下,又说,“我倒宁愿你去开会!”

音量不大,可还是让杜见锋听见了。这下子杜见锋像是得什么稀世珍宝的傻小子似的,只见他伸手捏着方孟韦的手腕,笑嘻嘻地说:“老子知道,老子会小心的!”

吃完饭,方孟韦走到窗边,看到冬阳里有萧瑟干枯的树枝,却好似看到了春暖花开一般。

林徽因说,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是我的花开和希望! 


最近老喜欢杜方这对儿了,看了好多文,手痒痒写了这篇。第一次写楼诚衍生,是觉得这个清晨起床这个梗很适合他们俩,还有我最近超喜欢的煎饼馃子,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