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杜方】一个清晨

杜见锋开完会回到房间的时候,晒着一身月光的方孟韦正在他床上熟睡。老杜俯身看着方孟韦,心里一阵柔软:娘的,老子的男人真他娘的好看!然后麻利洗漱完,钻进被子,紧紧搂住了方孟韦。方孟韦皱着眉头咕哝了几声,蹭着杜见锋的脖子,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依然熟睡着。

清晨,方孟韦醒得早。一道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正好打在杜见锋的脸上,斜斜地在他脸上劈开一道亮光。方孟韦弯着眼睛,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杜见锋挺直的鼻梁,最后没忍住,还是笑了起来:这男人安静的时候还真是好看,就是嘴太臭!

方孟韦帮杜见锋掖好被子,起身下床,出了房间。过一会儿,见他托着两个纸袋子进门,一边又让毛利民把那一小锅粥几碟酱菜腐乳放到桌上,置好碗筷,这才走到床边。

见仍熟睡的杜见锋,有些不忍心叫醒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俯下身,趴到杜见锋身旁,用手挠了挠他身边的床单。方孟韦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杜见锋缓缓睁开眼睛,先对自己笑了一下,又伸出手揽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拽,额头抵着方孟韦的脖颈处蹭了好一阵子,才长出一口气。手里也不老实,揉着方孟韦的腰,弄得他又疼又痒,使了劲才拽开。

“这么早,哪儿去了?”杜见锋的声音有些嘶哑,闷闷的,像低沉的提琴。

“昨天不是说想吃煎饼馃子吗?刚才出去买了两个回来。”方孟韦斜倚在杜见锋身旁,两只手捏着他手上厚厚的茧子。

杜见锋笑着哼了一声,方孟韦知道他是高兴,又要忍着不得意忘形。果然,接下来就听他说:“大冬天,怪冷的,还出去干嘛?他娘的毛利民呢,叫他去就行了。”

“多大点事儿,还要麻烦毛大哥?赶紧起床,今天不是还有一天的会吗?”方孟韦坐起身,拍了拍杜见锋身上的被子。

“哼,老子要吃夹馃子的煎饼馃子!”杜见锋也起身,伸手接了方孟韦递过来的衣服。

“知道,两个鸡蛋,夹两根馃子,多放葱,多放腐乳和油辣子。”方孟韦笑,又把裤子递给他。“不是我去买,谁知道你这么些个鸡零狗碎的小毛病?”

杜见锋又“哼”了一声,下了床,走到方孟韦身旁,用手掐着他的脖子,咬着方孟韦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一会儿才放开。“又他娘的一天的会,还不如让老子上战场呢!”

说完,杜见锋走到桌旁坐下,拿起一套煎饼馃子,有些恶狠狠地啃起来。

方孟韦也走过来坐下,盛了一碗粥墩到他面前。“慢点吃,也不怕噎着。”顿了一下,又说,“我倒宁愿你去开会!”

音量不大,可还是让杜见锋听见了。这下子杜见锋像是得什么稀世珍宝的傻小子似的,只见他伸手捏着方孟韦的手腕,笑嘻嘻地说:“老子知道,老子会小心的!”

吃完饭,方孟韦走到窗边,看到冬阳里有萧瑟干枯的树枝,却好似看到了春暖花开一般。

林徽因说,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是我的花开和希望! 


最近老喜欢杜方这对儿了,看了好多文,手痒痒写了这篇。第一次写楼诚衍生,是觉得这个清晨起床这个梗很适合他们俩,还有我最近超喜欢的煎饼馃子,完美。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