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花花草草

阿诚喜欢侍弄花草。家里那些花花草草都是阿诚的杰作,郁郁葱葱花红草绿的,看着很是喜人,只是费工夫。为此,明楼没少抱怨。

这日周末,好容易得了闲,阿诚早早就起床去小花园摆弄他的那些花花草草。

前些时候连着下了几日的雨,这日终于放晴,空气里混着泥土和花草的味道,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在潮湿的地上,斑驳陆离,阿诚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早晨空气清新,其实应该把那人也叫起来。

明楼起身后发现枕边人已经杳无踪影,有些气闷,肃着脸走到小花园,眯着眼睛看着花园里那人好久,才扯着嗓子说:“大周末的,起那么早干嘛?”

“天气好,我给花松松土!”阿诚看到明楼,笑得灿烂,眼睛弯成了一弯新月。“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等会儿再煎两个鸡蛋就能吃了。”

“大哥,早啊!”明台从远处跑过来,满脸的汗,笑嘻嘻地看着自家兄长。“阿诚哥刚才说,有一盆君子兰要开花了。”

“他的那些花花草草哪一盆是不开花的,有什么稀奇的?”明楼哼了一声,转眼又向阿诚望去,看着那人坐在一丛花中间,在绿荫的映衬下,仿佛浑身都闪着光。明楼肃着的脸已经慢慢柔和起来,眼角皱起几条纹路,一直弯到了发际。

明楼口气不善,还颇有些哀怨,小少爷看着可乐,玩心大起,只是先跳远几步,才又嬉皮笑脸地说:“大哥不是教书育人的园丁吗,怎么连一点怜花惜草的心都没有,也不知道你那个教授是怎么评上的!”

“嘿,你小子是不是又欠揍了?”明楼剜了小少爷一眼。

明台接收到自家兄长将要发怒的讯号,立刻跑远了,声音从远处传过来:“你们聊,我先去冲个澡啊!”

明楼把视线转回来,看到阿诚笑着对自己摇摇头,微皱着眉颇有些赌气地说:“我这辈子种了一个阿诚还不够吗?”

“大哥刚才说什么?”

转眼,在花丛间笑的那人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明楼抓着满手泥的手指摩挲着,“我说,我这辈子只种你这一棵花草就够了!”

阿诚笑,手指上的泥巴染了明楼满手。

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呀!

 

实力心疼小明,让他先下场了。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