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橘生淮南

明楼知道,桂姨的回来对阿诚的影响很大,虽然他嘴上不说,虽然他因为道义挽留了她,可是他的心里很煎熬。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在童年虐杀他的已经开始年迈的女人,即使发现她是孤狼也没有让他心里好过多少。

“昨晚又没睡好?”明楼看了一眼推门进来的阿诚。

阿诚先把咖啡放到茶几上,走过来帮明楼整理领带,明显刻意地回避明楼刚才的问题。

明楼也不以为意,抻着脖子让阿诚帮自己整理领带,看到他眼下一片乌青,不由皱了一下眉。

“大哥,今天上午约了上海工商界人士,……”

“时间改到下午,上午先回办公室。”阿诚话没说完就被明楼打断了。

“我一会儿通知秘书处。”

阿诚拿了明楼的西装,走到他身后,帮他穿好,与镜子里的明楼对视一眼,“去吃早饭吧,大姐已经起来了。”

明楼抓住阿诚的手腕,笑了一下:“不急,我先考你一个问题。”

阿诚不明白明楼什么意思,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明楼。

“小时候教你的《晏子春秋》还记得吗?”明楼拉着阿诚坐到沙发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阿诚思索一刻,不明白大哥要和他说什么,看着明楼摇了摇头。

明楼好像一点也不着急,慢慢喝完咖啡,放了杯子,才笑着对阿诚说:“《晏子春秋》里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看到阿诚脸上细微的变化,明楼心里一阵酸楚,停了半刻,又继续说,“水土异也。”

阿诚瞬间明白明楼要跟自己说什么,忽然觉得眼睛发热,只喊了一声“大哥”,看着明楼,却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手里悄悄攥了明楼一根手指,紧紧的。

“你呀,聪明一世,这会儿倒是糊涂了。”明楼拍了拍阿诚的手,知道他懂自己的意思,心里也安慰不少,笑着说,“要是让大姐知道我把你说成橘子,估计又要被她唠叨了。大姐可总说咱们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明台和你可比我这个大哥要好上千倍万倍呢!”

阿诚笑,也不打断大哥的感慨,只在心里悄悄地说:你才是我的玉兰花呢!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