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心中鬼

这日阿诚因为伤风在家中休息,只明楼一人去与日本人周旋,舞会,酒会,还有各色需要应酬的人,明楼熬到深夜才得以回到家中,一见到阿诚就立刻大呼:吃不消,吃不消,再这样下去,真的是要短命的!

阿诚忍着笑给他端来一杯牛奶,站在他身后帮它按压绷紧的额头,也不搭话,只听着自家兄长在一旁唠叨抱怨:什么日本人狡猾狡猾地,新政府那边也像泥鳅一样滑不留手,汪曼春虽然嘴上说着处处为他着想,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小动作。

明楼说着,脸上的厌烦之色愈发明显。

“她居然说我心中有鬼!”明楼忽然提高声音来了这么一句。

“嗯!”阿诚听后,很是认可地点点头。

“什么意思?”明楼见阿诚一直不说话,忽然“嗯”了一声,竟然是站在外人一边,颇有些不开心。

“日本人,新政府,军统!大哥心里何止一个鬼哟,多得都快要装不下了!”阿诚刚说完,就看到自己家兄长瞪了眼睛,只差在下巴上贴一缕长髯吹了。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明楼有些赌气地闭上眼睛,不看那个在自己面前放肆笑着的人。

“大哥,去床上睡吧,在这里小心着了凉,明天又要头疼!”阿诚看明楼像是要睡着的样子,低头唤了明楼几声。

明楼应了一声,睁开眼起身,朝着床走去,走了两步却突然转身,揪着阿诚的衬衣领子拽到自己面前寸许的地方,好半天才慢慢对眼前的人说:“我心中的鬼,你不知道是谁吗?”

看着明楼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阿诚丝毫不惧,反而露出一个灿若星辰的笑,靠近明楼耳边,对他说:“马滑霜浓,先生还是早些歇息吧!”

“哼,牙尖嘴利的家伙!”明楼假意生气地哼了一声。“莫欺我多饮了几杯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后面那句是‘不如休去’!”

“我都吃了你们家的茶了,还能去哪儿?”阿诚说完,拉着明楼的手松开自己的领子,扶着明楼到床边坐下,又伺候他脱了鞋。“至于你心中的鬼,大哥要是想就让他一直住着,总归是不会害你的!”

“你呀!”听到阿诚这样说,明楼心中颇为满意,由着阿诚帮自己换了睡衣又扶着自己躺好。只是阿诚起身时,明楼却紧紧攥着他的手腕,嘴里咕哝着:“我可要把心中这个鬼好好降服着,省得他又没大没小作威作福。”

阿诚笑,觉得这样醉酒的大哥甚是可爱!


二次元还是要多多的糖才好,嗯哪!

评论(3)

热度(28)

  1. 天命丶风流张小猫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