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长评)

 《贝加尔湖畔》@蜜三刀 

昨日半夜睡不着,找了《贝加尔湖畔》来听,只觉得神明通透,五内清明,像是在无垠的雪地里前行,虽然眼前渺无人迹,但心里的目标却是明确的。

一直以来看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都觉得太太的格局很大,尤其是金融方面的内容,以我的知识真的看得有些费力,好在我会偷懒,略去看不懂的地方,读到的依然是一篇动人的谭赵传奇,加之昨日重听《贝加尔湖畔》,对太太的文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今日就此写出来抒发一下心中的感想。

昨夜听《贝加尔湖畔》,让我觉得谭宗明和赵启平就像两个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旅者,他们知道前行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前行的目的是为了与对方相伴一生。所以,他们有时相遇结伴而行,有时又争吵分道扬镳。

其实一直都很艰难,无论是雪地中的前行,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世俗价值观,这些都让谭宗明和赵启平维持这段感情异常艰难。从赵医生这方面来看,他是一个骄傲又不容易妥协的人,即使他明明知道他与谭宗明对彼此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可身上的反叛因子还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逃离,像一个要和大猫抱团取暖的刺猬,如果他不把自己身上刺小心收好,那么他和谭宗明在一起总会刺痛彼此。

谭宗明呢,以我现在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并不能十分了解像谭总这样的金融大鳄的思想和心态到底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明白的,常居上位者的心态和赵医生这种大城市里中产家庭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有很多我们纠结在乎的东西,在谭总那里可能都是浮云,他们更喜欢旗帜鲜明地直取目标,旁枝末节都是可以忽略甚至牺牲的。所以在我看来,这也是他和赵医生价值观方面最大的分歧,因为地位不同,思想、心态甚至思维模式都是不同的。如果那个人不是赵启平,也许在谭总看来,赵医生的那点骄傲自尊根本不算什么,是因为他是赵医生,他才时时处处在乎他的想法。可是从赵医生这方面来说,他的骄傲他的自尊,才是他身为现在这个赵医生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东西,也是他在这个社会舞台上展现自己冲锋陷阵的铠甲,如果让他抛掉这些东西,那无异于对他处以凌迟之刑,生不如死。

这不是谭总说的,赵启平,你从这里跳下去,我接着你,如果你摔不死,我把一切都给你。这哪里是长相守,这是两败。谭宗明想要的是不顾一切的两个人在一起,可赵启平说他给不了。不能怪赵启平答应了又反悔,不能说赵医生太过矫情,毕竟没有几个人是能真的与世俗抗争而不退缩的。世俗就像一张网,你也许能挣破它,也许就会被它紧紧桎梏,太难了,太容易让人退缩了。可对于谭宗明这样在商场上杀伐果决的商人来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置换甚至收买,所以他不觉得这是张网,只要条件给的充足,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完美解决。

不得不说,谭总和赵医生之间的意识形态差距真的是太大了,所以,如何让他和赵医生之间的关系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俗一点说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统一思想求同存异共同面对,其实说白了就是,谭总和赵医生要都明白,他们离了彼此是否能活着,能好好活着,而不是活成一具行尸走肉一种工具。

对于赵医生来说,他需要做的是冲破自己给自己筑的樊篱,放弃骄傲和自尊与谭总同行,毕竟人生倏而数十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不容易,离了分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在一起的那几年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对于谭总来说,他需要做的是适时放弃一些常居上位者的身段,毕竟他比赵医生更明白他非赵医生不可,不要再用那些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他们的感情,他的赵医生骄傲得像一只美丽的孔雀,他喜欢这样的赵医生,又怎么忍心让他折翼?

雪地中前行,既然相遇了,那就一直同行下去吧,毕竟相遇不易。

于我来说,现实还是太残酷了,所以总希望书中的谭赵能HE,但是,如果相忘于江湖,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无论怎样,这就是人生。

谢谢蜜三刀太太的《贝加尔湖畔》,也谢谢楼诚这一年多陪伴,看了很多好文,认识了很多写文的太太和朋友,开心!


评论(10)

热度(57)

  1. susanxxx205张小猫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