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Ferryman——摆渡人

夜色沉静,看不到一丝月光。明楼在这样迷蒙的夜中走了很久很久,直到远处能隐隐听到河水的声音,走到近前才发现是一条极宽极宽看不到彼岸的河,河水缓缓流动,岸边一只竹筏上站着一个清瘦的身影。

“你的灵魂是一幅精选的风景,在这宁静的月光中,忧郁而又美丽!”

明楼看着那清瘦的身影,微微一笑。

“那只是来自人间的光!”低沉的声音响起,像穿越山间的风。

“我以为你会穿西服三件套!”明楼又笑了一下,舔了一下被风吹干的唇,有些局促地走到竹筏旁,望着那双乌黑的眼睛。

“他们说这是制服!”乌黑的眼睛低头看了看了自己身上的长衫,抬头时,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

竹青,或蓝灰,在微弱的光中,明楼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温暖的气息。

“还需要几年?”明楼站在竹筏上,随着水波荡漾着微微颤抖的心。

“九年。”乌黑的眼睛站在竹筏前端,声音随风飘到明楼的耳中。

“我等你!”

九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明楼想。

“好!”

明楼隐约看到对岸有暗红的花在摇曳,像波斯女人柔软的腰肢,一片绚烂。

 

P.S.大姐:年纪大点好啊,知道疼人!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