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杜方】老子惯的

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平时待人向来不假辞色,旁人碍于他的身份地位,当面也多是阿谀奉承,背地里却颇多微词。方孟韦知道也并不放在心上,平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时间长了,这些人倒生出许多敬畏来。

这日,北平军方举办新年团拜会,杜见锋遇见几个当初一起征战沙场的袍泽,大家说说笑笑,吃吃喝喝,不一会儿都有了些醉意。最近华北战局胶着,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人坐在一起,忽然都默不作声起来。杜见锋手里拿着一杯酒,往不远处看了一眼,腾地就站起身来,直直朝着前方一处走去,手里的杯子被他墩在路过的一张桌子上,酒也泼到了桌面上。

那几人觉得古怪,也朝那边望过去。

杜见锋刚走到那群人近前,就听到有人阴阳怪气地说:“平日里总听别人说,方副局长最自恃清高,很是不把人放在眼里,我却偏不信。今日只要方副局长喝下这杯酒,那些人的话便会不攻自破。方副局长,你看,可否赏小弟这个面子,喝了这杯酒?”

方孟韦今日穿了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愈发显得他整个人冷清清的。听那人说完,他也不搭话,只是斜着嘴角,微微笑了一下,便望向杜见锋这边,两只乌黑的眼睛直直看着他。

杜见锋看到方孟韦看着自己,抿着嘴也笑起来。

那人见方孟韦并不搭理自己,仗着酒意往前一步走到方孟韦面前,“看来方副局长是不给小弟这个面子了?”

杜见锋见到,脾气有些上来,准备过去把那人拿酒的那条胳膊撅折了。方孟韦像是知道他想干什么似的,冲着他微微摇了下头。杜见锋只好作罢,仍死死盯着那人。

“赵兄有所不知,家父教导严厉,我也向来不饮酒。所以,今日这杯酒我恐怕是不能从命了。”说完,方孟韦伸出手把挡在面前的酒杯和胳膊拨到了一边。

那人气结,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时不知旁边是谁,怪声怪气地说:“也不知道谁惯的,方副局长总是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那人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子惯的!怎么,有意见?”

循着声音的方向,他们看到嘴角挂着一抹笑的杜见锋,正直直往方孟韦那里走去,走到跟前也不说话,直拉起方孟韦的手就往大门走,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几人面面相觑,彼此望望对方,不知什么情况。那位赵兄仗着酒劲耍起酒疯,抻着脖子要上前去理论,还好旁边有省事的一把拉住他,只说那位杜旅长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还是不要多事了。众人也觉没趣,劝了劝也都各自散了。

倒是杜见锋的几位袍泽彼此看看,笑得颇有深意。

方孟韦由着杜见锋攥着自己的手,一直走到外面才出声:“什么你惯的?你也喝多了?”

杜见锋只是笑,拉着方孟韦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附身凑近他的耳朵,呼着热气在方孟韦的耳边用气声说:“自从遇到你,老子就没清醒过!”

方孟韦知道他平时总是涎皮涎脸的,本想虎着脸不理他,忍了半天,还是撑不住笑起来。

杜见锋看方孟韦笑,自己的嘴角更是控制不住,笑得都快要咧到耳根了。

白天下了一整天的雪,此刻愈发觉得安静。两个人沿着路边慢慢走着,眼前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哎呀,最近真的好喜欢杜方啊啊啊啊啊……

评论(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