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月近长安远

这年中秋,明楼吵着想吃月饼,阿诚笑他,越老越像个孩子,嘴里这么说着,还是去华人市场淘换了一套打月饼的模子。

模子一套有四个,花好月圆,富贵牡丹,福在眼前,年年有鱼……图案精巧,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大户人家流出来的什物,就是贵了些。

阿诚戴着眼镜仔细看着桌子上的模子,一边说买这几个模子花了好多钱,一边又说这套模子用的是上好的酸枝木,结实。

明楼看着阿诚在一旁啰啰嗦嗦絮絮叨叨,不由笑起来。还说自己像孩子,他还不是也像个孩子似的,有时候颠三倒四的完全没有个章法。

阿诚手巧,第一次做月饼,居然也做出了三四样不同馅料的,还有一式火腿的月饼,阿诚竟然用了德国的熏肉,味道当然不像旧时家里吃的金华火腿月饼,可异国他乡能做成这样已属不易。阿诚说,给明台留一些,等他过来过中秋,一定喜欢。

中秋当日,明台带着孩子们过来,果然那个熏肉的月饼最受欢迎。小崽子们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东西,又稀奇又欢喜,围着阿诚“二伯伯,二伯伯”的叫着,就为了能多吃一块月饼。阿诚喜欢孩子,心又软,只是怕孩子们吃多了不好消化,只好温言软语地跟孩子们说让爸爸带回去慢慢吃。

明楼听了假装不高兴,对明台说:“走走走,赶紧带着你的小崽子们回去,在这里又喊又嚷又吃又拿,闹得人头疼!”

明台听了立刻大叫一声“阿诚哥”,也不说别的话,只委屈个脸看着阿诚。阿诚没法,这边哄了小的,那边还要赶紧过去哄大的,最后又狠狠剜了明楼一眼。

送走明台一家,又收拾好客厅,明楼和阿诚这才得了清闲能好好赏赏今年中秋的月。

那日多云,一家人等了好久也不见月亮出来,小孩子们熬不住,早已哈欠连天,阿诚赶紧让明台带孩子回去休息。没想到这会儿月色倒是好起来,还是有许多云在天中,月就像捉迷藏似的在云中穿梭,一会儿隐去,一会儿又出现,倒也颇得意趣。

明楼和阿诚坐在花园里,就静静地坐着,谁也没说话。远处有啾啾虫鸣,像是回了苏州老家的祖宅。

“大哥在想什么?”阿诚伸手握住明楼有些微凉的手。

“忽然想到《世说新语》里晋元帝问晋明帝,长安远,还是太阳远?”明楼说完,扭头看着阿诚,笑起来。“你说呢,月亮远,还是长安远?”

“月近,长安远!”阿诚也看着明楼,好半天才慢慢地说。

“是啊!”明楼长叹一口气。“月近长安远!”

抬头即可看到月,可长安呢,不过是报纸上的一个名词,抽象,甚至有些虚幻。

阿诚不忍明楼伤感,握了握他的手,又笑着说:“大哥最近!”

明楼看着阿诚,嘴角翘起,反手紧紧握住阿诚的手,好半天才悠悠说道:“你也最近!”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