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月亮与六便士

年关将近,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年货,梁仲春那里也像上了发条似的一船一船地走货。阿诚倒是乐得帮他,总之提成是多多的,钱多又不会烧手。

这日,阿诚又帮梁仲春提了两船的货,加上之前的一共拿了两万元的汇票,心里高兴,便向明长官去显摆:看吧,大家都说新政府秘书处的明诚是真貔貅,只进不出!

明长官明白阿诚心思,有意逗逗他,便笑着说:“为这区区的六便士,便让我们阿诚先生乐成这样,我们明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这样眼皮子浅了?”

阿诚也不生气,转身看着明楼,笑着说:“明长官说得是!只是,这快过年了,大姐的旗袍首饰,明长官的欧洲手工定制西服,明台的手表皮带,还有阿香过年的红包,您都想办法准备妥帖了,我这个明家的管家也就不会再操心您的荷包只有出项没有进项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一席话说得明长官哑口无言,用手指着阿诚半天还不上嘴。

阿诚仍然不依不饶,微眯着眼睛,笑得像个狐狸似的:“明长官倒是高风亮节霁月清风,只做一些清风朗月的事情,这些腌臜之事也只有我这个管家来做了。做了还不落好,让明长官说我只看到了六便士,没看到月亮!哎,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明楼听到阿诚说这些真是被气乐了,他不过说了一句,就引出阿诚少爷这许多抱怨。罢罢罢,由着他,不过是小孩子想过过嘴瘾,大过年的,就不和他计较了。

阿诚说完,发现明楼一直没有说话,心里嘀咕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了,惹大哥生气了,有心想圆回来,便向明楼走近几步,陪着点笑脸,对明楼说:“大哥,您的那些个月亮的计划都安排好了?”

明楼竟没发现阿诚这孩子说话这么会噎人的,又想生气又想笑,最后还是撑不住笑起来:“你呀!”明楼指着阿诚,却笑得连眼角都起了皱纹。

“所以,大哥以后就只管操心你的月亮,六便士就由我来操心,如何?”

阿诚歪着头,瞪着圆眼睛看明楼,让明楼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只是感叹:这孩子真是被他惯得有些无法无天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