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摆渡人

大姐的离去,对明楼不啻为一记沉重的打击。阿诚心里再明白不过,大哥现在就像被抽掉了心中的主心骨,整个人都垮了。他看着心焦,却苦于找不到好办法开解大哥。

这天,明楼起床后还是枯坐在客厅中,手中虽然拿着报纸,阿诚知道他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大哥?”阿诚坐到明楼身边,抽掉他手中的报纸,用双手握紧他的一只手,直视着他的眼睛。

明楼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地望着阿诚,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大哥,我知道大姐走了,你心里难受,可是,”阿诚红了眼眶,一时哽住了,握着明楼的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明楼看着阿诚,感觉一滴一滴的泪滴到自己手心,烫得他心中一颤,只觉悲从心中起,也红了眼眶。

好半天,阿诚才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明楼,却先笑了一下,才继续说:“大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请你……请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就算为了我,你也一定要好起来,好吗?”

阿诚低头吻着明楼的手指,又有眼泪滴到了上面,明楼的手指应激反应似的抽动了一下。

“你都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多重要!如果你垮了,这条路我一定走不下去!所以,不为别人,只为我,就这一次,只为我,请你一定要好起来,好吗?我需要你!”

说完,阿诚伏在明楼的膝头,哭得像个孩子似的。

明楼用另一手抚上阿诚的头,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半天才用略微嘶哑的声音说:“阿诚,大哥也需要你!”

听到明楼这样说,阿诚愣了一下,怕是幻听,还是一直伏在明楼膝头不起身。

“阿诚,大哥需要你,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明楼长叹一口气,又重复了一遍。

这次阿诚听真了,终于抬起头,两只眼睛又红又肿。阿诚看着明楼,想给他一个笑容,却因为哭久了脸都僵了,只是扯了动了一下嘴角,勉强算是一个笑。

后来明楼对阿诚说:其实我们都是摆渡人,物质或情感,理想或信念,顺境或逆境,痛苦或希望……你救赎他人,或被救赎,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到达彼岸的旅程。彼时我渡你,此时你渡我,这辈子,我们是分不开了。

阿诚笑:谁说要分开?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明楼也笑,用手指点点阿诚,说:只是不许再作践自己!你对我,从来都是最重要的!

阿诚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转头咕哝了一句:低到尘埃又如何?只要你好!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