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此岸,彼岸

明楼枯坐在窗边,良久,书页未翻一页。

阿诚外出做任务,留他一个人在家。眼见天光暗了,外面的雨也越发大起来。

远处传来一声闷雷,明楼的手抖了一下,抬眼望着远处乌沉的云,觉得心跳得厉害。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明楼转头望去,看到阿诚从玄关的暗影处走出来,身上的风衣被雨水刷成了铁黑色,帽子下面一张被雨水淋湿的苍白的脸,脸颊鬓角处染着几道血痕,只眼中带着暖。

“怎么这么晚?”明楼舒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阿诚身边。

“有人跟踪我,解决废了点时间!”阿诚不以为意,伸手把头上的帽子拿下来,冲着明楼笑。

“没事儿就好!”明楼接过阿诚的风衣,扔到一边,仔细端详阿诚,知道他没有受伤,心才算彻底松下来。

刀尖上舔血,或者走钢丝的人,无论哪一样,都是命悬一线的事情。折磨对方,也折磨自己。可是未来很长时间,他们还要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生命结束或者直到胜利。

想到这里,明楼笑了一下,眼角嘴角,整个面庞都呈现出一种堪破生死的豁达,或者无奈!

上帝说,爱是恒久忍耐!人生,也是如此吧!

“看我像不像地狱归来?”阿诚瞥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满脸的血迹,有些面目狰狞,只是两颗如黑水银的大眼睛出卖了他的顽皮。

明楼以前曾经说过,他们是行走于无间地狱的孤魂野鬼,不知道何时,便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当时年轻气盛,意气奋发,和王天风在一起执行蓝衣社的任务,只觉得身上的血都在燃烧。革命,理想,家国,天下……他们不为自己活着,他们只为“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或许是年纪长了,对于这些不吉利的话也开始忌讳起来,此时忽听阿诚这样说,明楼立时皱了眉:“不许胡说,我还等你渡我到彼岸呢!”

“小弟无能为力!”阿诚摇摇头,还是笑。笑完了,才看着明楼,一字一句地说:“有大哥的地方,就是彼岸!”

是啊,此岸在哪里,彼岸又在哪里?

有阿诚的地方,便是彼岸!


外面风雨大作,好像还下了冰雹,被困办公室不能回家。实在无聊,抒发一下。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