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封建家长

明楼总说,虽然出了国留了学,可我们这些人骨子里还是传统的中国人。有些东西,是烙在血液里的,你不去想,不代表就不存在。

“所以,你总说要打断我的腿?这明明就是封建家长制度!”明台听了,嚷嚷了一句,小嘴撇的,脸都歪了。

“你那是该打!”明楼瞪眼哼了一声。“看看你的成绩,到哪儿都一样,都是要打断腿的!”

明台听了,赌气回了自己房间,书在桌子上拍的啪啪响。

明楼听了,立刻提高了声音:“还不好好温书?拿书出什么气?”

阿诚见惯了明楼和明台每日的拌嘴,也不劝架,只是坐在一旁,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笑。

“还有你,也和大姐一样,就知道惯他,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都快要上天了!”

明楼瞪眼看着阿诚,后者却不以为意,仍是笑,好半天才说:“明台还小,你和他生什么气?慢慢教嘛!来来来,吃个苹果!”

明楼赌气不理嬉皮笑脸的阿诚,也不接他递来的苹果,使劲抖了抖手中的报纸,以示自己现在很生气。

阿诚深知自家兄长脾气,顺毛驴,总归是要先哄好的。

只见阿诚起身,起了个京剧的范儿,绕着小客厅走一圈来到明楼身前,单膝跪下,拿腔拿调地用京白说:“兄长莫气,今日任凭兄长发遣,小弟自是不会推辞!”

难得见阿诚插科打诨彩衣娱兄,明楼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伸手指着阿诚,“你呀!”

阿诚见明楼笑了,也跟着笑起来,“大哥不气了?”

“谁说不气?”听阿诚这样说,明楼又虎了脸。“我且问你,昨日间,为甚闭门深躲?”

阿诚知道明楼是说他昨夜执意要回自己房间休息的事情,心想大哥真是记仇,这点小事,现在还记着。可当下要先把大哥哄好,阿诚歪着头想了一下,说:“谁躲?谁躲?那是昨夜的我。”

“巧言令色!”明楼这样说着,眉眼却是舒展的,眼角也全是隐隐的笑意。

“封建家长!”阿诚悄悄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

“大哥说得都对!”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