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新茶香

明楼这日得了好茶,明前的西湖龙井,转手给了阿诚收着。

这些龙井皆是一叶一芽嫩绿的细叶,清香四溢,阿诚闻着喜欢,当即打开泡了一杯。

果然是好茶!茶汤清亮,颜色诱人,入口微涩,回味甘甜。阿诚舔舔嘴唇,不由赞叹:“好茶!”

明楼看到阿诚用两根手指捏着玻璃杯的边沿,小心翼翼地嘬着茶,像小时候不敢喝太烫的汤一样,不由玩心大起,笑着说:“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

阿诚听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也不理明楼,自顾继续品着杯中的好茶。

“你小子真是越发不像话了,连我的话也不当回事了。”明楼这样说着,脸上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一味混闹着阿诚。

阿诚无法,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转身看着明楼,道:“先生,您刚才说的话好有一比!”

明楼挑挑眉,示意阿诚继续。

“趁桃红,柳绿,新茶香,写情诗,耍流氓。”阿诚说完,忍着笑看了明楼一眼,又继续道,“只是情诗没有看到,先生倒先耍起流氓来了!您说我不像话,这也是没法子的!所谓,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

 

附注:“趁桃红,柳绿,新茶香,写情诗,耍流氓。”出自曹亚瑟的《逃暑帖》。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