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点绛唇

阿诚坐在明楼的办公桌前给明台开支票,往印章上呵气的时候,朱砂印泥粘到了唇上却浑然未觉。

明楼看到,觉得有些滑稽,随口吟起一首词:

袅袅娉娉,金兽小窗青烟凝。氤氤氲氲,榻边炉火静。

烛影照壁,绛唇欲语停。乌啼晓,凝噎无语,离人心霖霖。

“大哥怎么忽然想起读这个了?”阿诚收好印章,放回明楼的保险箱,转身看着明楼。

明楼未语先笑,走到阿诚明前,用手指拭去阿诚唇上的朱砂印泥,“这还是你在伏龙芝写的词,不记得了?”

说着给阿诚看自己手指上的红印子。

阿诚看到,两片彤云飞上双颊,丢了明长官一记青眼,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附注:这里的词,用的是《点绛唇》这个词牌。是阿诚在伏龙芝时写给大哥的,主要是控诉苏俄冬天太冷,供暖不足,还有就是……他想大哥了。

 

最近在野外出差,大沙漠里,又遇降温,办公室冷得跟冰窖似的。今天冻极了,在看《北平无战事》里谢培东给徐铁英开支票时,就想到了朱砂印唇这个梗。词是瞎写的,就是为了应题。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