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圆圆圈圈

大哥出差第一天:○

大哥出差第二天:○○

大哥出差第三天:○○○

大哥出差第四天:○○○○

大哥出差第五天:○○○○○

大哥出差第六天:○○○○○○

大哥出差第七天:○○○○○○○

“大哥,你看阿诚哥的日记,快笑死人了!”明台从阿诚的房间里冲出来,手里拿着一本牛皮封面的日记本,一边笑着,一边递到明楼眼前给他看。

“说了不让你乱翻阿诚的东西,你怎么总是不听?这回还是日记本,你小子皮是不是又痒了?”明楼瞪了明台一眼,没有往日记本上看。

“大哥,你就看一眼嘛,看一眼!上面画的全是圈圈,跟鬼画符似的。”明台把阿诚的日记本放到明楼的报纸上。

明楼看了一眼,就把日记本从明台手中抽了出来,“看什么看,你这次拉丁文考试及格了吗?”

明台一听明楼说拉丁文,就像得了头风病一样,皱着眉扭着脸,一脸不情愿地回了自己房间,嘴里咕哝着:“又是拉丁文,又是拉丁文,哼!”

明楼见明台回了房间,又关上了门,这才翻开阿诚日记本的那一页,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这才极为满意地合上日记本。

晚上阿诚回来,给他们带了难得能吃上的中餐,明楼和明台都吃得极为受用,明台更是忘性大的又说起下午日记本的事,手舞足蹈一边说一边笑:“阿诚哥,你是不是在记大哥出差后咱们家省了多少圆面包啊?”

臭小子有点得意忘形,完全没看到自家兄长已经阴了脸:“说你不学无术,你还真是数典忘祖!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就赶紧回房间复习功课,让我再看到你考试不及格,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阿诚忍着笑,赶紧推着明台回了他的房间,叮嘱他认真学习,有什么不会的来找他。

明楼就是看不惯大姐和阿诚总是这样宠着明台,嘴里不免又喊起来:“叫他自己学,这么大人了,你还能跟他一辈子?”

阿诚从明台房间出来,看着明楼,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和一个孩子置什么气?我都没生气!”

“还不是你们惯他?”

阿诚不理明楼,收拾了碗碟拿去厨房清洗,明楼也跟着阿诚进了厨房,站在门边,看着他收拾。

“怎么了?”阿诚扭头看到明楼站在身后。

“没什么,就是觉得真好!”明楼笑了一下。

听到明楼忽然这样说,阿诚的脸立刻就红了,连耳根处都一片通红。勉强静了一下,才虚张声势地对明楼说:“你别瞎想啊,我就是画着玩的。”

明楼也不戳破阿诚,只是笑,好一会儿才说:“我瞎想什么啊,我走了可不是给家里省了面包了?只是那些圈圈啊……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附送宋代词人朱淑真的《圈儿词》:

相思欲寄无从寄,

画个圈儿替;

言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

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侬意:

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整圈儿是团圆,破圈儿是别离。

还有那诉不尽的相思,

把一路圈儿圈到底。

 

   ○○○○○○○  其实阿诚说想吃大哥买的糖葫芦,也挺像的。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