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屏开雀选

阿诚第一次参加大学的舞会,很有些兴奋。毕竟与大姐带他和明台去的那些舞会不一样,这里全都是年轻人同龄人,舞会的气氛也更热烈更闹腾,甚至是疯狂的。

这种荷尔蒙爆棚的氛围像是会传染一样,阿诚觉得自己肾上腺素飙升,整个人有一种在云端行走的感觉,像小时候和明台偷喝了桂花酿,有点晕,却很美好。

明教授一走进礼堂,就看到明诚同学正和一位身姿和舞姿都很曼妙的女生跳恰恰,两人的默契程度堪比配合多年的舞伴,或者是情侣?

明教授皱了一下眉,完全没有听到旁边梁仲春说:“我就说这里好吧,你还不愿意来!看看,全是大好青春啊!”

等明楼反应过来梁仲春说了什么,心里更觉烦闷,斜乜了梁仲春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你那条右腿还能跳舞吗?”

梁仲春也不和明楼计较,只顾眼前满堂的青春,甩了明楼就往人群里走,心里却想着:不能跳舞,我还不会说话啊?

阿诚跳了几场快舞,身上大汗淋漓,这才推了又一个请他跳舞的女生,下了场,一转眼就看到明教授自己的兄长站在离舞池不远的地方,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

“大哥,你也来了?”阿诚用手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满脸笑意地跑到明楼明前站定,“怎么不去跳舞?”

“看你一脸的汗,赶紧擦了,省得一会出去吹了风着凉!”明楼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递给阿诚。

“现在又不是冬天,哪里会那么容易生病?”年轻人咕哝了一句,却不接明楼递来的手帕,只是把头伸过去,要明教授帮他把头上的汗擦了。

明楼拿自己的弟弟没办法,只得帮他擦了头上的汗,嘴里还是忍不住唠叨着:“该回家了,太晚了大姐会担心!”

阿诚站直身体,扭头看了看身后热烈的舞池,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再扭回头时仍有些依依不舍,却还是乖顺地随着明教授往礼堂外走去。

其实外面月色正好,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的香气,夜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空气中的香味也更加馥郁。

阿诚落后半步跟在明楼身后,一会儿伸伸胳膊,一会儿踢踢腿,风吹在濡湿的发间,有一种特别舒畅的感觉。只是大哥今天有些过分沉默,阿诚歪着头想了一下,快走两步追上明楼的步伐,有些小心地探了头看着明楼,“大哥有心事?”

明楼闻声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阿诚,“只是想起一部40年代的好莱坞电影。”

“是什么?”

“屏开雀选!”

“讲什么的?”阿诚被勾起了好奇心。

明楼看着阿诚,忽然笑了一下,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头发,“你自己去找来看看就知道了。”

阿诚不满地哼了一下:“大哥今天有点怪怪的!”

虽然这样说着,刚才跳舞带给阿诚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眼前这些谈不上愁绪的东西一下子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与明楼并排走着,阿诚东一句西一句眉飞色舞地说着舞会上的事,特别像小时候明楼第一次带他去逛庙会时的样子,兴奋地都想要到天上飞一圈了。

明楼也不插话,只是听着阿诚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心里却还是想着刚才那个词——屏开雀选!

是啊,他的阿诚真的是长大了!刚才在舞池里看到,真像一只抖动着美丽尾羽的孔雀,漂亮,闪耀,夺目。

 

我能说明教授是在吃醋吗?当然不能,他只是老怀安慰地看着他精心培养的青年终于长大了,要飞走了,心里有些空落罢了。

为了确定梁萌萌到底是哪条腿瘸,我去翻了《伪装者》的一二集,却又被阿诚哥帅了一脸,看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其实是去看萌萌的。萌萌,我对不起你啊,你确定是右腿瘸啊,还能跳舞吗?口才好也行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