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吃鱼

阿诚刚来明家时,有次吃鱼卡了嗓子,后来再吃鱼时,虽然眼馋,却是轻易不动筷子,只用一双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看着明楼,“大哥,好吃吗?”声音轻轻的,让人不忍拒绝。

每当此时,明楼都不由会心一笑。于是在阿诚期盼的目光中,明楼从盘子里搛上一块鱼放到自己面前的碟子里,用筷子尖在鱼的一侧一划,把鱼分成两半,剔掉中间的脊骨和两侧鱼鳍的小刺,这才笑着把剔好刺的鱼肉搛到阿诚碗里,看着小家伙把鱼肉塞到嘴里,吃得心满意足。

后来阿诚长大了,会自己剔鱼刺了,明楼为此黯然神伤了很久,只说孩子大了,都不再需要我等这些老梆子了,真是伤心啊!

每当此时,阿诚都忍不住偷笑,却还是放了手中刀叉,坐在明楼对面,笑着说:“大哥,这鱼刺多,你帮我弄一下!”

说完,看着明楼心满意足地叉起阿诚盘中的鱼放到自己的盘子里,用刀叉把鱼分成几块,剔去中间的脊骨和小刺,再用叉子叉回阿诚的盘子里,一边还说:“这个是鳎目鱼,就中间一根大刺,怎么还不会弄了,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阿诚就只是笑,直到细细嚼了第一口鱼肉咽下去,才说:“大哥给我剔的鱼肉才好吃!”

明楼嘴里埋怨,心里却乐开花了,只是仍然维持长兄威严,伸手用手指虚点着阿诚:“你呀!”

 

我能说,中午食堂吃清蒸多宝鱼,我用筷子划开鱼的时候想到的这个段子吗?当然不能!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