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楼诚】浮生六记3

1.初见  2.岁月

3.情窦

——余弟阿诚,凡吾之所好,其亦爱之,惟曼春者,甚厌之。

早年汪家和明家算是世交,彼此往来频繁,虽然曼春长居武汉,但曼春与我,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她是家中独女,从小备受父母宠爱,漂亮聪明直率飞扬,细想起来,曼春和大姐倒有几分相像。后来明家与汪家交恶,父亲在去世前留有家训,三世不与汪家结盟、结亲、结友邻,如果不是我后来师从汪芙蕖学习经济,我想我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见到曼春。

28年夏初,我随汪芙蕖参加在南京举办的促进政府经济发展的会议,我知道汪芙蕖有意让我结交一些南京政府的官员,他希望我能在南京政府谋得一官半职。这个问题我权衡利弊思考良久,认为不失为一条捷径,只是尚未想好如何劝服大姐,但当一名政府官员总归算得上体面又名正言顺,想来大姐应该不会有太多责难。也是在那次会后举办的舞会上,我再次见到了曼春。

十六七岁的曼春明艳动人,笑容热烈明亮,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化在你的心里。我被这样的曼春俘获了,在我来不及思考我和她之间的家族恩怨。爱情总是发生在一瞬间,我想这就是我对曼春的感觉,而我也幸运地得到她的回应。

彼时曼春虽然父母已经辞世,但她仍然在武汉读中学,我们鲜少的可怜的见面时间不过是她放寒暑假的时候。情窦初开时,总是相思苦。阿诚是最先发现我的反常的,却苦于不知原因无法开解我,只是比平时更加关心我的生活起居,事无巨细全帮我想到了前面,连平时教导明台督促他学习的事情也一手揽了去,现在想来,也是那个时候被他养成了我饭来伸口衣来伸手的依赖感。

阿诚细心,我自认为已掩饰得极好,还是被他发现了痕迹。只是这孩子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迂回战术,先是叫着明台一起嚷着让我带他们去看戏,说是来了一家很有名的越剧班子,里面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唱得极好。我笑着骂他们小孩子家看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可还没等我说完,明台就一边在地上撒泼打滚一边嚷着就是要去看化蝶就是要听梁山伯和祝英台,恰巧又被大姐看到了,倒是先把我训了一顿,说小孩子想看就带他们去,总归你在家里也是闲着没事。

后来,阿诚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英文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说他们班里要排话剧,大家选了这个本子,让我帮他顺顺英文的台词。到最后还不忘叹着气对我说,大姐总说要门当户对的,看吧,最后两个人都死了呢,好可怜哟!这个坏小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弯弯绕,想着法地指桑骂槐呢!

我伸手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笑骂着对他说,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阿诚听我这样说很是不服气,先是争辩着自己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然后又噘着嘴说,大姐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当然知道大姐是不会同意的,可是当时的我无法向阿诚解释,我们有时候需要跳出家族给我们竖立的那些壁垒,即使冒犯了我们最尊敬的大姐,就像我们要改变当下的社会现状,我们就要打破那些旧的沉重的枷锁,建立新的社会秩序。

我说过,爱情总是发生在一瞬间,可不爱却是因为彼此的了解。

曼春幼年时期家庭幸福,却在少年时期遭遇家中巨变,不仅父母双亡,就连家中财产也被亲戚们尽数瓜分,后来虽然被叔父汪芙蕖收养,视为己出,但终究是寄人篱下,其心情境遇可见一斑。

我爱慕曼春,倾慕之情有之,可同病相怜之情却占了大半数,而我也一直以为这种同病相怜之情会让我们变得更亲密,却谁知是割裂我们的一柄利刃。

曼春是个要强的人,虽然家中逢遭变故时不过10来岁,可桩桩件件都烙刻在了她的心中。中学毕业后,我建议她报考师范学校,毕业以后,无论出国留学还是找工作都方便。她却跟我说她想报考军校,只是苦于找不到招收女学生的军校,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师范学校。曼春还跟我说,学经济是顶没用的事情,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不会被人欺负。我认同她弱肉强食的观点,可心里又隐隐觉得她已经陷入她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仇恨的深洞里无法自拔,只是她的性格向来就有些刚愎自用,别人的话又总是听不进去,这些都渐渐在我和她之间形成了隔阂。

有时候,一旦对一件事情有了犹豫,就不会再全力以赴。阿诚总说我大少爷脾性,对什么都满不在乎。我记得我当时骂他是个小没良心的,我如果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话,会跟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在一起不分开吗?阿诚撇着嘴说,那是大哥没有生活自理罢了。罢罢罢,打嘴仗这种事情,我只能对外糊弄日本人,在家糊弄大姐和明台,阿诚我是无论如何说不过的。

可是现在细想起来,在和曼春的这件事情上,我确实在最后打了退堂鼓,大姐的反对固然占了一大部分原因,可终究还是因为我自己先放弃了。

我一直想把曼春从汪家的泥潭中救出来,可她却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有根植于汪家才能与我并肩而立,这本来就是意识上的不可调和,又如何能殊途同归呢?我爱慕曼春,怜惜她,可却不是以放弃我的理想和意志为前提的。人终究是自私的,爱她是想和她志同道合,如果道不同,那终究是不能与虎谋皮。我希望曼春好,至少在我出国之前,并没有想到她会跟着她的叔父一起投靠了日本人。

曼春的叔父汪芙蕖是一个功利的实用主义者,谁对他有利,他就和谁亲近。日本人当时在上海蚕食鲸吞,势力逐渐壮大,汪芙蕖投靠日本人我没有太惊讶,只是没想到曼春也……现在想来,那些扼杀她的刽子手中也是有我的存在的。


看了 @便当当 和 @miyukiyao 太太的剧中时间线和年龄设定,我才知道大哥和阿诚之间相差9岁,我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年龄差是5岁上下呢,原谅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所以,前面两章也进行了相应的修改,总之要让他们之间的年龄差相匹配。这章写的是大哥对曼春的情窦初开,虽然我站楼诚的tag,但我还是觉得大哥对曼春是有真感情的,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分开,所以这篇就是我对大哥和曼春之间感情的解读。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