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阿诚二分之一之明长官的小心思

阿诚变成女人,最闹心的不是阿诚本人,而是他大哥明楼。

其实阿诚除了近身格斗的战斗值略有下降,对付一般的敌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他又捡起多年不用的小匕首,操练数日后觉得手感甚好,自我感觉也很良好,除了有时候觉得穿女装不太方便,其他没有什么不适应的。至于明楼,他倒是没有担心阿诚对付不了敌人,事实上一般的敌人都不需要阿诚亲自动手,只需他一个眼神就能搞定,何况他最近小匕首又耍得极好,看他的手法,一刀封喉也不过如此。不过,他能不能有一些作为女人的自知啊,他能不能不要总是对着那些人笑啊,他不知道他的眼神杀伤力爆表吗?

一想到这些,明楼就觉得自己头疼欲裂,你大爷的,那些走私过来的阿司匹林不会是假货吧?

明楼下意识地拿起电话拨了内线,那边的李秘书说阿诚先生不在办公室,好像是被76号的梁处长叫走了。明楼摔了电话,起身走到窗边,正看到梁仲春和阿诚站在树荫下,不知道梁仲春说了什么,阿诚低头笑起来,再抬起头时,脸上笑意未减,一双大眼睛扑簌扑簌地看着梁仲春,梁仲春伸手拍了拍阿诚的肩膀,一点没有避嫌的意识。两人又不知说了些什么,皆大笑起来,阿诚笑了几秒忽然伸手掩住了嘴,倒更显得眉目如画,只是双肩抽动着,知他忍得甚是辛苦。

哼,还知道自己现在是女人!明楼一边腹诽着,一边用手捏住额头,只觉得自己的头像是被炸裂一般,疼得更厉害了。明楼把手放到眼前,捂住眼睛,挡住了窗外刺目的阳光。

看来是时候要整肃家风了。

不多时,阿诚敲门进来,一手端着一只杯子, 一手拿了一个信封,粉面含春的脸上仍是一脸的笑意。

“大哥,梁仲春让我下午陪他去一趟码头,他有两船货。这不,还巴巴地送来了上好的冻顶乌龙,你尝尝!”说着,阿诚把杯子放到了明楼面前,另外一只手挥了一下手中的信封,笑着说,“这是上次的提成,他倒是大方!”阿诚一边说,一边从信封里抽出一张一万圆的汇票,脸上带着小嘚瑟,拿着手中的汇票扇了两下,好像在说,看,你不给我涨薪水,我也有钱花!

平时阿诚也总和他这样,明楼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自家兄弟,偶尔撒个娇耍个赖很正常,比起明台那个总闯祸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心疼枪躺的小明1秒钟),阿诚不知好哪儿去了。可是今天,明楼就是觉得哪里有点别扭,可是到底是哪里,明楼又说不出来。

自从阿诚变成女人之后,他就不再穿西装出门,一般都是一身中山装,既弱化了他女性的特征,再者行动做事起来也比较方便。今天阿诚也是一身灰色的中山装,浑身上下无一不熨帖妥当,只是……当明楼的视线抬到与阿诚对视的角度,看到他如画的眉目和不点而红的嘴唇时,不由得心口一紧,仿佛被什么抓了一把。明楼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大哥,你是不是头风病又犯了?”说着,阿诚起身,放下手中的汇票,走到明楼身后,双手按上明楼的太阳穴,轻轻地按揉着。“都和你说了不要总熬夜,你就是不听,你这头风的症状,我看是越来越严重了。”

阿诚手指微凉,按在明楼的皮肤上,让他觉得头疼的感觉缓解不少,就顺势闭了眼睛把头靠在椅背上,由着阿诚帮他按揉着额头。

“大哥?”听到阿诚在耳边唤着自己,明楼“嗯”了一声算是答应着。“我一会儿下午要先去一趟76号,有个文件要送过去,然后跟梁仲春去一趟码头处理一下那两船货的事情。下午你去周公馆和商界人士的会谈,我安排了李秘书送你过去。”

梁仲春!听到这个名字,明楼猛地睁开了眼睛,倒是把身后的阿诚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或是做错了什么事,连手上的动作都吓得停了下来,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明楼,等他训话。可明楼也只是看了阿诚几秒钟,就低下了眼睑,思索一下,对阿诚说:“码头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你自己要小心!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你自己……”

“我明白,大哥,我会小心的,你放心!”阿诚知道明楼说的是什么,忍不住笑起来,觉得大哥最近也是啰嗦得紧。阿诚一边帮明楼继续揉着额角,一边对明楼说,“我前几天又和明台学了几招女士近身格斗的招式,虽然力道不足,但胜在轻盈流畅,而且你送我那柄小匕首我也一直随身带着,一般人应该近不了我的身。”

明楼知道阿诚办事向来谨慎小心,他也一直很放心他,却不知这会儿心中生出的这许多担心是从哪里来的,一时间也捋不清,更不知和阿诚从何说起,只是点头,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秘书室的电话打进来,是找阿诚的,明楼顺手给了身后的阿诚,看到他慢慢走到桌子旁,半倚在一侧,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冲着自己笑了一下,大眼睛扑簌着,煞是好看。

明楼这会儿倒是忽然明白了些什么,静静地看着阿诚在一旁打电话,直到他放了听筒,叫了一声“大哥”,才回过神来,望向他笑盈盈的眉眼。

“梁仲春说他等不及到下午了,要我现在就去码头。这家伙估计也是怕夜长梦多,想早点提货,省得再出岔子。”说完,阿诚微微向明楼躬身,“那,先生,我就先过去了。晚上我回来接你回家,大姐早上说今天要早点回去,你回去晚了,小心又让你去小祠堂。”

明楼摆摆手,示意他去,可等到阿诚刚走到门口准备开门出去时,他又叫住了他:“阿诚啊!”

“大哥,还有什么事?”阿诚转身,看着明楼。

明楼顿了两秒钟,继续说:“乌龙茶我喝不惯,你还是帮我找点铁观音吧!”说完,又摆摆手,“算了,铁观音我也不喜欢,还是喝咖啡吧!”

“欸,我知道了!”阿诚笑着应了一声。“没其他的事,那我走了啊?”

“去吧去吧!没事就早点回来,整天跟着那个梁仲春瞎混算怎么回事?”

听到明楼这样说,阿诚心里不免嘀咕起来,不是你说的,拉拢敌人的敌人也是为我所用吗?而且还有外快赚的呀!

明楼看着阿诚推门出去,眉头又拧了起来,怔愣了一会儿,才想起刚才是想和阿诚说:“你不要总对人笑,我不喜欢!”

******

其实,明长官的OS是这样的:阿诚,你只能对我笑,你的笑只属于我。外面的人都是豺狼虎豹,他们都是坏银,你要处处小心!

明长官的OS还是这样的:看着你对别人笑,宝宝心里苦,宝宝心里有小情绪了,可是,宝宝就是不说。

明长官的OS也是这样的:那个梁仲春竟然给我送乌龙茶,我有那么胖吗?


因为看了寒山一带伤心碧大大的“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也想写一些关于阿诚变成女人后楼诚之间的日常,可是真的写起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前面写了一些,觉得不好就全废了,又重新写了这个小段子。好久没有写长文了,手生得很,希望能看。也谢谢寒山一带伤心碧大大同意我用同样的梗另起炉灶。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