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猫S

Form can keep changing but Essence always remains the same.

陌上花开

那些时日,明楼和阿诚都忙。

明楼刚去法国学术交流没几天,阿诚也去了内蒙考察,两个人天各一方,隔着大半个地球,五六个小时的时差,赶上两人都忙的时候,好几天都不得空打一个电话,有一次两人视频的时候,明楼半抱怨半开玩笑地说:“七夕,七夕我们总是能见一面的吧?最迟七月半啊,不然你将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阿诚笑骂着,说:“瞎说什么,什么七月半?多不吉利!仔细大姐听到让你跪小祠堂!就算要见面,也得明教授先回了国吧?”

彼时明楼还在巴黎的索邦大学,阿诚也还在内蒙,小少爷每次给阿诚打电话,最后总会阴阳怪气地唱一句“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

阿诚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只说:有本事你给大哥唱去。

小少爷最经不起别人激他,转天给明楼打电话时,还真的唱了这句给明楼听。明楼也不脑,只是大笑,然后说:我就是想你阿诚哥了,你有什么意见吗?倒是你,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又是吊车尾,等我回去,是该紧紧你的皮了。跟大姐说也没用,她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小少爷放下电话,大呼阿诚哥狡猾,又懊恼自己经不起别人激将,总之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只是大哥的话已经放在那里了,他也不敢太造次,只得推掉许多朋友同学的聚会游玩,自己在家里潜心学习,惹得大姐明镜甚是欣慰,逢人就说:我家明台最听话了!这不,放暑假了也不出去疯跑,只是在家里认真读书。我们家明台啊,真的是长大了!

那边厢,明楼从法国回来后也是一刻不得闲,阿诚跟着一众教授在内蒙各地奔走更是归期无望,两个人只能继续忍着相思之苦。

阿诚每天给明楼打电话。他说,这里的天好蓝,云好美,草原很辽阔,一眼望不到边!这里的奶茶是加盐巴的,味道更香更醇!沿途可以看见许多奶牛,还有浅棕色的。明楼听了就笑,想起小时候阿诚问自己“奶牛是不是都是母的”?

阿诚又说,这里的烤羊肉特别好吃。一整只羊放在火上烤,外皮烤得滋滋冒油,几里之外都能闻到香味!配着马奶子酒一起吃,味道更好!明楼又笑,想象着吃的满嘴都是油的阿诚,瞪着圆圆的眼睛,鼓着腮帮子,像一只小老鼠似的。

阿诚还说,我一直以为草原就是一望无际的绿,其实上面开满色彩斑斓颜色各异的花,像波斯人织的羊毛毯,纹饰复杂令人惊叹。大雨之后,风中都是泥土和青草的香气,云近得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天地相接的地方,美得有些玄幻!大哥,你真该来看看!明楼问阿诚骑马了吗?阿诚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骑了一下。然后又说,去远的地方还是汽车更方便。明楼大笑,也不戳穿他。

又过了些时日,眼看就快七夕了,阿诚那边还是没有确定回沪的行程,明楼干着急也催不得,只能等着,心里忍不住瞎想:难道真的要等到七月半了?

这日明楼一天都在开会,回到办公室才看到阿诚给自己发了微信,只是一张图片——是阿诚眼中的波斯羊毛地毯!明楼笑,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弧度,直到晚上回家被小少爷看到,哼了一声:阿诚哥要回来了,大哥也不用高兴成这个样子吧?

明楼心情好,难得没有调教小少爷,放他撒欢儿。晚上睡觉时又想起明台话,心想:有这么明显吗?

最后,阿诚还是踩着七夕的晨曦回来了。

小少爷早上起床看到放在客厅里的两只大旅行箱,像触了电的炸毛猫,蹬蹬瞪跑到阿诚的房间砸他的房门,直到明楼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呵斥到:大清早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明台这才消停了。

明镜听到声音,也从厨房里出来,对明台说:哎呀,明台,你小点声!你阿诚哥早上6点才到家,让他多睡一会儿!

房间里,阿诚躺在床上忍不住笑起来: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啊!可是回家真好!

大姐说:哎呀,阿诚啊,你怎么又瘦了?还黑了。不行,我去跟阿香说,这几天让她多炖点汤给你补补!说完,大姐立刻起身去了厨房。

明台说:阿诚哥,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呀?小家伙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早上晨光中的向日葵。阿诚忍不住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惹得小东西把头偏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大哥说:回来就好,在家多休息几天!明楼看着阿诚,眼睛快弯成了两道缝,嘴巴也抿成了惯常的一字型。阿诚心里吐槽:行了,快别笑啦!都快成司马昭了。

下午,明镜被苏医生叫去参加聚会,明台也嚷着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约着小伙伴们出去狂欢了。

明楼倒是乐得家里就他和阿诚二人,清静!

给阿香也放了假,只他两人在家里赏一弯新月,七夕的新月!

“知道我要回来?”阿诚手里拿着一杯茶,绿影子像小精灵一样在杯中跳舞。

“你说七月半不吉利的!”明楼笑,看着阿诚说,“是黑了不少!”

阿诚又问:“要是我今天回不来呢?”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明楼仍是笑。“只是你给我发的信息,确定不是‘可缓缓归矣’?”

阿诚面皮一红,垂下眼睛不再看明楼。

明楼还是笑,好半天才起身走到阿晨身边,用手摩挲着他的脖颈,像小时候一样。

窗外蛐蛐啾啁,雨后的花园,风中有木叶的香气。新月也躲到了彩云后面,只露出一片明亮的影子。

那些时日,明楼和阿诚都忙。

明楼刚去法国学术交流没几天,阿诚也去了内蒙考察,两个人天各一方,隔着大半个地球,五六个小时的时差,赶上两人都忙的时候,好几天都不得空打一个电话,有一次两人视频的时候,明楼半抱怨半开玩笑地说:“七夕,七夕我们总是能见一面的吧?最迟七月半啊,不然你将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阿诚笑骂着,说:“瞎说什么,什么七月半?多不吉利!仔细大姐听到让你跪小祠堂!就算要见面,也得明教授先回了国吧?”

彼时明楼还在巴黎的索邦大学,阿诚也还在内蒙,小少爷每次给阿诚打电话,最后总会阴阳怪气地唱一句“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

阿诚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只说:有本事你给大哥唱去。

小少爷最经不起别人激他,转天给明楼打电话时,还真的唱了这句给明楼听。明楼也不脑,只是大笑,然后说:我就是想你阿诚哥了,你有什么意见吗?倒是你,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又是吊车尾,等我回去,是该紧紧你的皮了。跟大姐说也没用,她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小少爷放下电话,大呼阿诚哥狡猾,又懊恼自己经不起别人激将,总之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只是大哥的话已经放在那里了,他也不敢太造次,只得推掉许多朋友同学的聚会游玩,自己在家里潜心学习,惹得大姐明镜甚是欣慰,逢人就说:我家明台最听话了!这不,放暑假了也不出去疯跑,只是在家里认真读书。我们家明台啊,真的是长大了!

那边厢,明楼从法国回来后也是一刻不得闲,阿诚跟着一众教授在内蒙各地奔走更是归期无望,两个人只能继续忍着相思之苦。

阿诚每天给明楼打电话。他说,这里的天好蓝,云好美,草原很辽阔,一眼望不到边!这里的奶茶是加盐巴的,味道更香更醇!沿途可以看见许多奶牛,还有浅棕色的。明楼听了就笑,想起小时候阿诚问自己“奶牛是不是都是母的”?

阿诚又说,这里的烤羊肉特别好吃。一整只羊放在火上烤,外皮烤得滋滋冒油,几里之外都能闻到香味!配着马奶子酒一起吃,味道更好!明楼又笑,想象着吃的满嘴都是油的阿诚,瞪着圆圆的眼睛,鼓着腮帮子,像一只小老鼠似的。

阿诚还说,我一直以为草原就是一望无际的绿,其实上面开满色彩斑斓颜色各异的花,像波斯人织的羊毛毯,纹饰复杂令人惊叹。大雨之后,风中都是泥土和青草的香气,云近得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天地相接的地方,美得有些玄幻!大哥,你真该来看看!明楼问阿诚骑马了吗?阿诚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骑了一下。然后又说,去远的地方还是汽车更方便。明楼大笑,也不戳穿他。

又过了些时日,眼看就快七夕了,阿诚那边还是没有确定回沪的行程,明楼干着急也催不得,只能等着,心里忍不住瞎想:难道真的要等到七月半了?

这日明楼一天都在开会,回到办公室才看到阿诚给自己发了微信,只是一张图片——是阿诚眼中的波斯羊毛地毯!明楼笑,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弧度,直到晚上回家被小少爷看到,哼了一声:阿诚哥要回来了,大哥也不用高兴成这个样子吧?

明楼心情好,难得没有调教小少爷,放他撒欢儿。晚上睡觉时又想起明台话,心想:有这么明显吗?

最后,阿诚还是踩着七夕的晨曦回来了。

小少爷早上起床看到放在客厅里的两只大旅行箱,像触了电的炸毛猫,蹬蹬瞪跑到阿诚的房间砸他的房门,直到明楼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呵斥到:大清早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明台这才消停了。

明镜听到声音,也从厨房里出来,对明台说:哎呀,明台,你小点声!你阿诚哥早上6点才到家,让他多睡一会儿!

房间里,阿诚躺在床上忍不住笑起来: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啊!可是回家真好!

大姐说:哎呀,阿诚啊,你怎么又瘦了?还黑了。不行,我去跟阿香说,这几天让她多炖点汤给你补补!说完,大姐立刻起身去了厨房。

明台说:阿诚哥,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呀?小家伙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像早上晨光中的向日葵。阿诚忍不住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惹得小东西把头偏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大哥说:回来就好,在家多休息几天!明楼看着阿诚,眼睛快弯成了两道缝,嘴巴也抿成了惯常的一字型。阿诚心里吐槽:行了,快别笑啦!都快成司马昭了。

下午,明镜被苏医生叫去参加聚会,明台也嚷着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约着小伙伴们出去狂欢了。

明楼倒是乐得家里就他和阿诚二人,清静!

给阿香也放了假,只他两人在家里赏一弯新月,七夕的新月!

“知道我要回来?”阿诚手里拿着一杯茶,绿影子像小精灵一样在杯中跳舞。

“你说七月半不吉利的!”明楼笑,看着阿诚说,“是黑了不少!”

阿诚又问:“要是我今天回不来呢?”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明楼仍是笑。“只是你给我发的信息,确定不是‘可缓缓归矣’?”

阿诚面皮一红,垂下眼睛不再看明楼。

明楼还是笑,好半天才起身走到阿诚身边,用手摩挲着他的脖颈,像小时候一样。

窗外蛐蛐啾啁,雨后的花园,风中有木叶的香气。新月也躲到了彩云后面,只露出一片明亮的影子。

 

重新发一下这篇,手滑把文章删掉了,我也真是够欠的呀!

评论(2)

热度(39)